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八十二章 瑕疵

第九百八十二章 瑕疵

    魔宗的心中生出很古怪的感觉。

    此时正是他很虚弱的时刻,他急需大量的新鲜元气来补充他的生机,这并不是再对强敌的好时机。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名身穿着南朝道宗服饰的北人,明明真元修为也远不如他,但却很自然的给他一种可怕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名修行者,沉声喝道。

    他有些色厉内荏。

    别说是他吞噬了南朝皇太后的元气之后,其实在当年他离开北魏漠北之后,他便再没有这种色厉内荏的时候。

    不安来自不可知。

    当年他离开漠北来到洛阳,虽然修为并未凌驾于北魏所有修行者,但他无比清楚北魏皇帝需要的是什么,在那之后的很多年,一直到离开北魏,他将天下当成棋盘,当天下人当成棋子,魔宗大人这四个字,就像是无处不在的阴影,然而偏偏在一切如愿,当他杀死了南天三圣之中最后一名圣者之后,他却开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在今日清晨,他弄清楚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便无比渴望的想要从南朝皇太后的生平,推敲出导致自己不安的真正来源。

    他需要一些时间去追查这件事情,然而此时,他隐隐觉得,眼前这名出现的修行者,却就是和他所追查的事情有关,便是来自那股他之前并没有察觉的阴暗力量。

    这股阴暗力量似乎凌驾于他所熟识的世间,而且甚至和当年南天三圣的形成有关。

    “你的成长,超出了我的想象。”

    这名南朝道宗修行者模样的北人并没有直接回答魔宗的问题,他缓步沿着田埂走来,他说话的口音,却是最纯正的南朝口音,甚至是带着建康一带的方言味道,他的语气里有些感慨,“你我从未见过,但你变成今天这样,却应该和我有关,只是我不知道你认为这是我的功劳,还是觉得我将你带上了这样的不归路。”

    除了感慨之外,这名修行者的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沧桑味道。

    沧桑来自于岁月,更来自于非凡的经历。

    这名修行者,恐怕比他看起来要年长得多。

    魔宗的身体里涌起一阵凛冽的寒意。

    但是在他再次开口之前,这名修行者却已经接着说道:“你在光明圣者的时候,应该知道我的事情,按辈分来算,你应该喊我三师叔?”

    “三师叔?”

    魔宗神色变得漠然起来,越是遭遇致命的危机,他便反而越是能够变得绝对的冷静,这是很多年前他便养成的习惯,“三师叔宇文猎,在我入门之时,我只知他已经死去。”

    “我既然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便说明所谓的死去便是假象。”这名修行者笑了笑,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关键在于,在故事里,我是在你之前便对天命血盒动了念的光明圣宗修行者。”

    魔宗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不急不缓道:“在我当年所见的记载里,三师叔宇文猎偷盗天命血盒不成,被光明圣宗上代宗主留下的法器所杀。”

    “其实我对融合天命血盒并没有真正的兴趣。”

    这名修行者看着魔宗,说道:“我很清楚融合天命血盒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当年伪装偷盗天命血盒不成而死,只是想要破坏光明圣宗的一桩禁制,给后来人成功的可能。”

    “你并非是我挑选的人,但如果不是你,光明圣宗迟早也会出现像你这样的人设法去夺天命血盒,而且能够成功。”

    这名修行者微笑起来,他看着魔宗闪耀着寒光的双瞳,接着说道:“若是你此刻还足够清醒,你还愿意仔细去回想,你应该明白我所说的是对的,若不是我已经暗中破坏了那道至关重要的禁制,你也不可能得到天命血盒,哪怕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你,那天命血盒也会因为那道禁制而直接掉入地底|火脉之中,永远不会再出现。”

    魔宗的脸色依旧漠然,但他的心中却生出更为古怪的感受。

    当年他费尽心机得到了天命血盒,在禁锢天命血盒的禁地之中,他真正得到天命血盒的刹那,的确发现有一道隐而不发的禁制,那道禁制足以让方圆数百丈化为火海,让天命血盒掉落在下方地裂深处的岩浆池之中,只是那道禁制却并未触发,他只道是那道禁制存在的时间太长,其中的力量已经自然消退,而且禁地平时任何人不准

    进入,所以才没有人发现这道最后的禁制已经失效。

    “这世上有运气的存在,但是没有人能够一直好运。”

    这名修行者看着沉默不语的魔宗,知道对方已经不再怀疑自己的所述,他便笑了笑,道:“光明圣宗当年是超越世上绝大多数宗门的存在,你能够不在我们的安排之内,便正巧进入光明圣宗,就已经是拥有了足够的运气,只是你后来做了那么多事情,能够活着逃出南朝,逃到北魏的漠北,你真以为,只是因为你足够优秀,你难道未曾想过,你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些?”

    魔宗依旧沉默不语。

    他的确已经有所想到,这便是他之前陷入不安的缘由。

    只是当年逃离南朝,一直逃到北魏的漠北,又从漠北到洛阳,到成为北魏无数人敬仰的魔宗大人,这其中他付出了太大的代价,经历了无数的生死绝境,他的确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别人棋盘上的棋子。

    他的确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过很好的运气。

    只是他并不怀疑这名修行者所说的话,他并不怀疑有人能够谋划这样的事情,因为若是换了他,换了他当年已经有很高的成就,他同样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

    “所以听你的意思,你原本已经安排了别人准备去拿那天命血盒。”魔宗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他抬起头来,看着这名修行者,说道:“在你的计划里,你安排了人进入了光明圣宗,然后那人也会因为天命血盒的力量而心动,最终夺得天命血盒,只是你没有想到,反而是我去夺了天命血盒。”

    “再完美的计划,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丝瑕疵。”

    这名修行者点了点头,道:“当年我最看好的是罗秀或者是齐神璇,其中罗秀是我安排进光明圣宗,我在他的身上也花了些心思,至于齐神璇或是你,我当年只是随意的撒下一些种子,只是最后走出来的是你,便多少让我有些意外。”

    “所以严格而言,光明圣宗应该是毁在你的手里,而不是毁在我的手里。”

    魔宗又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这名修行者,认真的问道,“那么你做这么多事情,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