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八十章 石珠

第九百八十章 石珠

    “这不是我能确定的事情,是你的本性如此。”

    韦睿觉得魔宗的话有些太过无聊,但当他这句话出口的刹那,他的眼前骤然有些模糊起来。

    “破!”

    他心中无比骇然,随着一声厉喝,他的身上涌出强烈的本命元气,一口石钟般模样的法器浮现在他的身前。

    这口石钟只有拳头般大小,通体紫色,表面石质十分粗糙,就像是寻常的石匠出于好玩随手凿出的一口石钟。

    这口石钟连震数下,韦睿的嘴角沁出一缕血丝,他眼前模糊的感觉才骤然消散。

    言出法随,用一些独特的音阶和自己的真元、念力配合,在修行者世界的历史之中,不乏有强大的修行者能够驾驭这种手段,然而此时的魔宗却完全超越了那些人的境界。

    在之前魔宗和他的交谈之中,那些话音早已消失了,但魔宗却已暗中在这片天地间留下了无数看不见的烙印,就像是篆刻了一个无形的法阵,随着他方才的杀意展露,一瞬间爆发出来。

    这种可怕的力量,不只是瞬间对他的真元和行气造成了影响,甚至开始侵蚀他的意识,差点悄然的将他脑部许多微小的经络直接切断。

    韦睿自己也很少忽略一些事情,但方才和魔宗对话,他发现自己无形之中也忽略了一个事实。

    魔宗同样精于法阵!

    看着韦睿嘴角沁出的血丝,魔宗的脸上变得毫无情绪,他的指尖涌出一缕灰色的元气,就像是有一枝花藤在生长,但这支花藤上并无花朵生出,与此同时,一朵灰色的花朵却是直接在韦睿的咽喉之前生出。

    他同样精于法阵,但对于这方天地元气的利用,他并不能和韦睿这样的阵法大家一样做到细致入微,所以他并不想在设阵和破阵之间纠缠,哪怕此时韦睿法阵的力量已经破入他周身的小天地,他也并不想落入韦睿的节奏,他想用最简单的方法结束这场战斗。

    他要隔着数里的距离,直接杀敌。

    “啵”的一声轻响。

    这朵灰色的花朵绽放,又消失,一股独特的威能直接侵入韦睿的体内。

    轰!

    这座驿站之外的那座道观里,一间侧厢房倒塌了下来,但韦睿的体内,却是已经恢复平静。

    “占山为王,山神大阵。”

    魔宗的脸上依旧毫无情绪,他轻声吐出这几个字,确定自己不可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轻易击杀对方。

    他站了起来,朝着前方跨出了一步。

    只是跨出了一步,他的身体就已经脱离了所在的马车,已经朝着前方横移了数十丈。

    随着他的动步,无数根泥柱从道路上冲了出来,就像是无数犬牙朝着他噬去,与此同时,原本一圈圈围绕着他所在的那辆马车在旋转的一道道晶莹水流,也朝着他身体卷了上去。

    魔宗依旧往前动步,只是他并未无视这些力量,他的左手伸了出来,掌心向天,就像是要承接天空之中坠落的什么物事。

    一道磅礴的力量从天空之中坠落,在真正接触他掌心之前,便已经开始变化。

    空气里出现许多道灰色的影迹,这些灰色的影迹在一刹那变得无比清晰,这些不知魔宗从哪里召来的天地元气,变成了一只只灰色的飞蛾。

    明明只是元气凝成,然而却栩栩如生,这些飞蛾不只是腹上的花纹都给人真实之感,它们在飞舞时,身上竟和真正的飞蛾一样,不断的掉落着粉尘。

    这些飞蛾扑火一般朝着他身前笔直的飞去,只是笔直的飞去,那些从地下冲出的泥柱,周围飞绕着的水流,便全部消失。

    魔宗的手并未放下。

    这些飞蛾瓦解了阻挡住他前行的力量,但天地之间,却依旧有磅礴的力量在不断落下,真正的汇于他的掌心。

    他的掌心有一团灰雾在渗出,随着磅礴的力量不断汇聚,这些灰雾的边缘隐隐泛出金灰,就像是镶嵌了一条金边。

    就在这时,他身前的天地间突然传来一道极为暴烈的破空声。

    韦睿依旧坐在地上,但是地面却震动起来。

    驿站外那座道观遥遥欲坠。

    道观所在的这座山上,地气如龙,疯狂朝着天空喷发。

    无数条银白色的地气就像是狂舞的龙一样冲上天空,一道银白色的长矛带着浓厚的金属气息和杀伐之意,破开风雨,朝着魔宗的头颅刺来。

    浓厚的金属气息是锡的气味。

    “这座山的山下竟然有不少锡矿,竟然是一座锡山。”

    魔宗有些意外,锡是天下兵器之祖,因为容易冶炼,所以在远古时代的人类就已经懂得用锡制造兵刃,其后用锡和铜制造的青铜兵刃,更是一直延续至今。

    最早的兵家修行的功法,本命法器也都选择锡器,那只是因为锡兵是天下兵器之祖,无数代的兵家对于锡器拥有着丰富的使用经验,对锡的元气自然更为亲和。

    “只可惜,这座锡山今后无锡。”

    他虽然有些意外,但看着这柄由地气凝成的锡山长矛,他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了这一句。

    他左手握住了镶嵌着金边的灰雾,朝着这柄长枪斩了过去。

    一道闪耀着金色光辉的灰影就像是彗星的尾巴一般扫过了这柄长枪。

    轰的一声巨响。

    这柄长枪倒飞出去,消失在天际。

    接着整座山发出了如雷般的轰鸣声。

    那座道观彻底的倒塌下来。

    接着山体也开始崩裂。

    整座山都往下塌陷了下去。

    地底里的矿脉被震得粉碎,破碎的矿石被地下的水流冲走。

    魔宗的嘴角露出微讽的笑容。

    韦睿坐地城阵,又牵引地气如龙,就如真正的此地山神一般,但这样的力量,依旧不可能和他抗衡。

    甚至在魔宗看来,这世间任何修行者的力量,已经根本无法阻止他前行的道路。

    ……

    驿站也剧烈的抖动着。

    有许多落石从山上滚落,不断的冲击到驿站的后墙上。

    但这座驿站却还没有倒塌。

    韦睿的身体气机和那些矿脉相连,此时他身体里的经络也震断不少,再咳出一口血来。

    但与此同时,他的手落在了身前的石钟上。

    紫色的石钟被他自己拍碎,拍碎的石钟之中,滚出了一颗石珠。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