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八章 读心

第九百七十八章 读心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韦睿的面色瞬间变得无比凝重。

    他坐在地上不动,但身体却已经和地面浑然一体,成了此地的阵枢。

    “坐地成阵”并非是魔宗此时的随口杜撰,而是出现在很多典籍之中的阵法禁术,这甚至可以看成是一种成就。

    只有那些强大到一定程度的阵师,才能将土地视为自己的身体,将穿行在泥土之中的水流和空气,当成自己的真元,一切地势地利,结尾所用。

    如果说韦睿现在是元燕的希望,那魔宗的身体问题,此时的这场雨,便是韦睿的希望。

    在干旱的季节里,那些守着干涸田地的农夫会很感谢从天降落的雨,而对于他这样的阵师而言,此时也很感谢这场正好来到的雨。

    除了地利之外,还正好有了天时。

    无数的雨滴坠落,便带着天地之间无数的势。

    这些雨水渗入泥土之中,犹如顺着土地的经络自然的流淌,便让他的布阵更加容易。

    当那些如法器般冲天而起的泥柱被魔宗轻易镇压下去的刹那,他身体缓释而出的真元也好不抵抗,顺着镇压之势反而引导着无数细微的水流往泥土深入落去。

    即便泥泞但在平日里依旧坚硬的道路,此时却骤然变得无比柔软起来。

    马车行进在这样的道路上,不像是行驶在硬土路上,却像是行驶在草海之中,这辆马车很自然的往下陷去,不断往下陷去。

    整个道路的地面也变得不再平整,道路弯曲起来,就像是被人扭弯的铜勺一样,在马车所在的位置,往下悄然的弯曲下去。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股若有若无的元气从马车内里轻柔的喷发出来,这辆原本沉重的马车也突然变得轻柔起来,变得就像是一片羽毛般没有多少重量。

    马蹄依旧敲击着路面,但此时即便下方的路面是水面,马蹄都恐怕只会在水面上敲起淡淡的波纹。

    对于韦睿这种级别的阵师,魔宗始终抱有极大的尊敬,他知道这种阵师早已经凌驾于真元修为的境界之上,所以他此时并没有认真的和韦睿的力量去抗衡,他也只是顺势而为。

    若这条道路是海,他就将这辆马车化为舟,若这条道路变成天,他就将这辆马车变成飞翔在天空的鸿雁。

    往往在很多人看来,越是强大的人便越是过分相信自己的力量,便越是会狂妄而失去理智,然而魔宗并非是这样的人。

    哪怕他现在是这个世间修行者之中最高的存在,他自己依旧十分清楚,他的身体里,便有一个比他更强大的敌人。

    韦睿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他似乎看了一眼天空。

    此时的天空还在下雨。

    雨丝里带着许多让他感激和欣喜的“势”,但就在他这一眼之间,那辆马车周围数百丈的空间突然变得无比明亮起来。

    许多坠落在这片区域的雨丝发出嘶嘶的声音,然后迅速化为白汽。

    马车沐浴在异常明亮的光线里,似乎就要被融化。

    “大日蚀阵!”

    魔宗有些意外,略微惊讶道:“这样的法阵,竟然你也会。”

    当他声音响起的刹那,马车所在这片区域的光线又瞬间黯淡下来,一团明亮的火球,却是如同陨石一般凭空出现,朝着韦睿和元燕所在的驿站砸了下来。

    大日蚀阵南朝佛宗的法阵,这种法阵往往布置在佛宗的一些圣地之中,究其道理,便是瞬间在空中凝聚无数可以聚拢阳光的透镜,就像是瞬间有无数小镜将天地间的光线汇聚到一处。这些凝聚起来的光线,会有惊人的热力。

    然而即便是南朝佛宗的那些阵师,都依旧需要许多悬挂在屋檐上的铜制法器来配合他们的施术,但韦睿不同,当韦睿不再吝啬真元时,他竟然可以直接将高空之中坠落的无数雨滴改变形状,变成无数透镜。

    魔宗虽然惊讶,但他的手段恐怕连当年的南天三圣都无法比拟。

    他很简单的将这些投射下来的光线再凝聚,然后折射了出去,顺便加了一些可以真正燃起爆裂火焰的元气。

    整座驿站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潮湿的水汽被迅速蒸发,在这颗巨大的火球真正砸落之前,这座驿站似乎就会燃烧起来,然后倒塌。

    然而这颗火球却是在驿站的屋顶上方悄然消失了,与此同时,那座道观旁边已经干枯得只剩下一个木桩子的海棠树,却是轰的一声爆裂的燃烧起来。

    韦睿的双手此时落在了身下的席上。

    他的双手十指在席上划动了起来,他体内的真元迅速渗入了席下的砖石之中,深入下方的泥土。

    泥土里面无数股气息被他的真元调动起来,迅速形成了一张巨符。

    轰的一声。

    道观里一口水缸突然炸裂了。

    这口水缸原本就已经布满了裂纹,

    但是偏偏没有漏水,之前也没有人再去往这口露天的水缸里面倒水,但只要下雨,便有雨水不断积存下来。

    此时这口水缸里有大半缸水,但水缸炸裂的时候,流出来的水却并不多,因为这口缸的里面已经长满了厚厚的青苔和水草,这些青苔和水草,就像是一大团棉絮做成的枕头,吸足了水分,然后随着水缸的砸落,啪嗒一声软软的趴落在地上。

    水流均匀的在地上铺开,令魔宗都无法理解的是,就在这缸水在道观的地面上铺开的刹那,泥泞的道路上,所有的泥土都似乎往下沉淀了下去,泥土下方的清水,却是均匀的浮了上来。

    在马车的周围,水流开始旋转。

    一缕缕的水线以惊人的速度在地面上和泥土之中穿行,这辆原本已经轻盈得如同羽毛一般的马车,骤然变得沉重了起来,马车车轮重重的砸在清水之中。

    拖着这辆马车的骏马一声哀鸣,四蹄就像是被牢牢吸附在水中,再也无法拔起。

    魔宗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驿站和他所在的马车,只不过是韦睿和他身外天地的象征,当他身外的天地,自己元气的包裹被破开,这便说明韦睿这名阵师比他想象的要更为强大。

    “你的身体果然有很大的问题,我虽然并不知道,是一团什么气机在需要你无时无刻消耗不少真元去压制,但凭借你现在的状态,你也应该明白,耗费力气来杀我似乎没有什么赚头。”

    就在此时,韦睿的声音响了起来。

    魔宗叹了一口气。

    他点了点头,道:“不说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便是用乌龟来形容都不为过,要想砸开这老龟的硬壳,真的煞费力气,但砸开之后的老龟,却是真的没有多少肉。你所料不错,我来找你,只是因为杀死你之后,你身体逸出的元气,比那些废物宗门加起来恐怕还要有用,但这并非主要的原因。”

    “我已归老,我不明白我对你还有什么意义。”韦睿看着这辆马车,说道。

    魔宗道:“近日来我迫于补足自身生机,疯狂的吞噬那些平时根本看不上的元气,但得失之间,我的修为境界却是已经稳固,而且我渐渐发现除了元气之外,我甚至能够捕捉这些人的一部分意识,甚至是一些记忆。这就像是传说中的读心术一样,所以我只要杀了你,或许我便能知道一些我很想知道的东西。”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