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七章 坐地成阵

第九百七十七章 坐地成阵

    不可能,便意味着希望渺茫。

    其实韦睿这句话里还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那人之所以让他感到强大又无法确定,还有可能是身上拥有某种法器。

    但若只是拥有某种独特的法器,修为和魔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那今日他们便是真正的凶多吉少。

    只是人活着便要相信希望,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他已经随时准备赴死,但他总想给这些生机勃勃的年轻人予希望。

    他和林意在钟离城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现在他之所以愿意四处奔波而不是直接听从皇命和林意为敌,便是因为他确信林意比绝大多数权贵要真正的体恤百姓,像林意这样的人,是真正想要南朝平和,少些战乱的人,而他现在确定元燕也是这样的人。

    他很希望元燕能够活着。

    “有敌人,你们在驿站之中先找地方躲起来。”

    他对着驿站之中几名杂役说道。

    这些食死为生的魔宗部众虽然年轻,但此时在他的感知里萦绕着腐烂的味道,那些人在过往的十余日里,肯定每日不离杀戮,和死尸为伴。

    这样习惯杀戮和漠视生命的人,应该不会放过驿站之中这些普通人,而且他们应该也不会容许这些人先行逃离。

    若是让这些驿站的普通人先走,他们绝对走不远就会被杀死。

    牵扯了这些人,他心中很抱歉。

    只是他是南朝第一虎将,这些话语出口之时,他的神容依旧给人平静和充满威严之感。

    当他的面容渐渐肃然,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铁血杀伐气息,便从他的身周自然流淌出来。

    “你也不要出手,不要浪费任何一丝真元,如果我确定有机会出现,你能逃的时候,我会让你逃。”

    他用唯有他自己和元燕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对元燕说道:“当然我希望我们都不用逃,都能够好好的呆在这里。”

    “我知道了。”

    元燕点了点头,竭力平静下来,“我尽量不给你造成任何多余的困扰,你对敌之时,可以当我不存在。”

    “很好。”

    韦睿微微的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雨幕之中卷起了一些异样的风流,一群骑者啸叫着出现在了他和元燕的视线之中。

    这些年轻的魔宗部众的姿态放肆和张扬到了极点,就连他们身下的马匹都急促而兴

    奋的喘息着。

    连续的胜利会给人以无穷的信心,这些年轻修行者在过往十余日里,连续剿灭沿途的修行宗门,根本没有遭遇到厉害的对手,此时他们也盲目的骄傲起来,他们忘记了这驿站之中的老人是令北魏的所有将领都胆寒的韦虎,更是不知道这名老人应该便是此时天下的第一阵师。

    冲在最前的那名骑者在距离驿站还有很远的路途时,体内的真元便已经喷涌出来。

    他腰侧剑鞘之中的飞剑随着他的心念飞了出来,飞在他的身前,嗡嗡震响,破开了他身前的风雨。

    一道轻薄的小剑,却像是一条迅猛的蛟龙,在风雨之中带出充满美感的白浪。

    飞剑在前,风雨如浪从身体两侧卷过,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志得意满,脸上甚至显现出满足的笑意。

    就在这时,他身下这匹马前方的空气里出现了几条透明的涟漪。

    这种涟漪就像是空气被他的剑气和身上的真元激荡,所造成的自然扭曲,画面极为细微,根本不引人注意。

    然而就在下一刹那,一股丝毫不讲道理的恐怖杀伐气息,却是在那几条透明的涟漪之中震荡出来。

    大团的空气骤然收缩,直接形成了一个透明的人形影迹。

    这人形影迹就像是一名持矛的士兵,在这名志得意满的年轻修行者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连矛带人直接撞在了这人和马的身上。

    轰的一声。

    这匹正在全速前行的马匹和鞍上的这名修行者的身体瞬间炸裂开来。

    马身和他的身体,瞬间变成了无数块朝着四周抛去的碎肉,碎肉之中的鲜血,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洒射开来。

    那道破开风雨的飞剑,此时甚至还未彻底失去真元的支持,还在继续往前飞去。

    其余的魔宗部众还根本未来得及恐惧,便已经迎来了完全相同的结果。

    一道道恐怖的杀伐气息不断的爆开。

    一道道人形的透明影迹,就像是从地狱之中陡然杀出的鬼将,狠狠的撞击在这些魔宗部众的身上。

    这些在面对那些小宗门时还显得无可匹敌的年轻修行者,连带着他们身下的马匹,几乎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变成了崩飞在空中的肉块。

    噗!

    那道飞在最前的飞剑光芒黯淡,坠落在道上的泥土之中。

    它坠落的地点,距离驿站的大门还至

    少有数百丈的距离。

    那些腐烂的气息随着新鲜的血腥味的溢出,最终又被冲散在道间的泥泞之间,看着这些骄狂的年轻修行者消失的地方,韦睿的眼瞳之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他经历过的战阵太多,这些看似嚣张的魔宗部众,就是一批微不足道的杂兵。

    数十个呼吸之后,雨丝似乎小了些,泥泞的道路上,响起了马蹄声和车轮碾压在烂泥之中的声响。

    一辆马车出现在他和元燕的视线之中。

    当这辆马车出现的刹那,那些被污浊的泥水覆盖的血肉却是好像活了起来,有许多气流急剧的溢出,竟然迅速的凝成肉眼可见的灰雾,在一刹那间便全部涌入马车的车厢之中。

    韦睿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他之前接触的那些真正的魔宗部众,在食死修行时吞噬这些尸身之中逸出的元气时,和魔宗此时的汲取没有本质的区别,但魔宗此时的吞噬,给他的感觉,却是太过急切。

    少了应有的从容,却像迫不及待的囫囵吞枣。

    所以这些时日的情报推测可能没有问题,魔宗的身体状况,的确不在巅峰。

    他的目光只是微微闪动了一下,接下来,他便是沉默而专注的看着那辆雨中的马车。

    只是这辆马车前方的道路上,却是有一种更为霸烈,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的杀伐气息透了出来。

    噗!

    就像是雨水彻底湿润了一团干涸多孔的泥土,泥土里的空气逸出一半,泥泞的道路上泛起一个气泡。

    随着这个气泡的生成,一缕稀泥从地上往上溅起。

    这缕稀泥就像是一条牵动这方天地的引线,大量的泥土直接从道路上轰出,一道道泥柱就像是战场上那些纵横交错的巨刃一般瞬间形成,从泥土之中刺出,连续不断的狠狠刺向这辆马车。

    “坐地成阵,你果然是全天下最强的阵师。”

    马车里,魔宗赞叹了一声。

    他的双手微微抬起,又放在自己的双膝上。

    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但车轮下方却是绽放出一种可怕的威能。

    马车就像是碾过颠簸的波浪,却没有任何的损伤。

    所有冲向这辆马车的巨大泥柱,全部被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镇压下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