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五章 蘑菇

第九百七十五章 蘑菇

    晨光初起,大殿的横匾上“洞天”二字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大殿之中,有十几名追随魔宗已经多日的年轻修行者烧了一锅开水,将一些干肉和从洞天剑宗的库房里翻出的一些杂七杂八的滋补灵药一锅乱煮。

    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大殿一角,一些破碎的衣物和被褥杂乱无章的堆叠在一起,其中有数名身无寸缕的女修。

    这数名女修身上尽是被玩弄的痕迹,大多无法接受这一夜的遭遇,眼神空洞,虽然胸脯随着呼吸起伏,但是卧躺在这碎布和被褥之中,却是和死了一般,丝毫也不动弹。

    仅有一名身姿丰腴的女修还算正常,团缩在一条锦被之中,瑟瑟发抖。

    这些年轻修行者来自南朝的不同地方,有些是地方世家子弟,有些是学院和修行宗门的弟子,有些甚至来自军方。

    他们的出身各自不同,但几乎都是自发的打探到了魔宗的踪迹,然后主动追随魔宗。

    这些时日,已经有数十名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修行者主动拜在魔宗的门下,宣誓效忠。

    这些年轻修行者在南朝的修行者世界自然被认为是堕落者,是入魔者。

    洞天剑宗在整个南朝的修行者世界而言只是一个小宗门,它的库房之中的灵药种类并不算多,而且品阶也不高,再加上完全毫无章法的一顿乱煮,滋味自然不会太好。

    一名年轻修行者皱着眉头硬灌了一碗汤,他看了一眼天色,目光却是又落在了大殿这一角的几名女修身上。

    “怎么,莫兄,难道还没有过瘾,还想乘着没有出发再玩上一场?”

    他身旁两名年轻修行者同时出声调笑道。

    “我们追随魔宗大人,现在外面的人都说我们是食尸魔,吞噬尸身修行。”这名年轻修行者笑了笑,道:“只是我们吸纳那些修行者身上逸出的元气修行,却并没有真正的吃过人肉,也不知道真正的人肉是何等的味道。”

    若是在平时,听到有人说吃人肉,恐怕闻者色变,顿时觉得这人心中想法十分可怕,然而这些追随魔宗的年轻人就如同魔宗所说,是已经彻底被自己欲望驱使的怪物,一旦心中的猛兽失去了所有的约束,彻底放开,那这人的确便已经成了非同寻常人的怪物。

    所以听着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话,这团坐在铁锅旁的其余所有人顿时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反而都道,“那不如今天就试试?”

    “我看过一本笔记,叫做食人者说,上面说妙龄女子的血肉滋味最美,丰乳为首,双股次之。”那名年轻修行者含笑看着那些女修,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名身姿丰腴的女修身上。

    那名身姿丰腴的女修在昨夜算是最为配合的一位,求生的欲望也是最强,但此时听着他们的对话,这名女修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顿时惊恐无比的尖叫起来。

    凄厉的尖叫在穿透了萦绕山间的薄雾,再次传入那名又在为魔宗熬药的崔家老人的耳中。

    这名老人很清楚这些女修最终的结局,因为对于那些年轻人而言,他们不可能会放过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修为进境的元气,所以在离开之前,这些饱受蹂躏的女修也一定会被杀死,但此时这凄厉的尖叫声中蕴含着的一种可怕意味,却依旧让他无法去想象这些女子的最终遭遇。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原本就是自然界之中最古老也最永恒的法则。”

    魔宗的声音再次响起,“所有的规矩,都是这世间大大小小的统治者所制定,所以你应该看透一些。”

    经过一夜的休整和调息,魔宗的神态却反而疲惫了些。

    他脖子上的那些烂瘤在不断的生长,不断的溃烂,不断的消耗他的生命力,这几个小宗门的那些修行者的修为和生命力太过弱小,对他而言根本无法补充多少他流失的生机。

    只是这些时日的杀戮、吞噬和修行,以及崔家这名老人的各种试药,在魔宗自己看来也并非是一无所获。

    他渐渐的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株快要熟透了的蘑菇。

    他知道森林之中的蘑菇都在腐烂的林木或是泥土之中生长出来,从腐烂和死亡之中汲取养分,迅速的成长,但在生长到一定程度之后,蘑菇自己又会溃烂,然后散发出无数细微的种子,进行繁衍。

    自己所修的功法和来自域外的独特生灵,便似乎将他的身体变成了一株这样的蘑菇。

    他现在很清楚若是自己最终死亡,生命还会以延续,还会繁衍,但这是那种域外生物的胜利,他不能接受。

    现在他的身体状况虽然并不乐观,但在对于自身状况感知的层面,他已经比之前进步很多。

    瓜熟蒂落,任何果实的生长和成熟都有规律可循,也自然有可以改变的手段。

    在天色刚刚透亮时,山间的薄雾还未散去,那些追随魔宗的年轻修行者全部整装完毕,他们骑着马在山涧之中呼啸而过,将魔宗迎上准备在山道上的马车。

    这些年轻人也可以嗅到魔宗身上腐烂的气息,只是对于他们而言,他们的每一日都在变得不断的强大,这种感觉让他们迷醉,让他们狂热的敬畏魔宗,而且对于他们而言,即便魔宗身上此时腐烂的气息更浓烈一些,魔宗还是此时天下最无敌的存在,若是能够到那一天,自己也能够成为这样的存在,那身上尽是腐烂的气息,也无所谓。

    ……

    这些年轻的追随者们梭巡在魔宗所在的这辆马车周围,朝着西南方向不断行进。

    偶尔在道上遇到一些过往的车队,这些年轻修行者们丝毫都不回避,他们的眼眸深处全部闪耀着的是一种冷酷而贪婪的光芒。

    在正午时分,他们在一片断崖上停了下来。

    断崖的下方是一条官道,官道再往西南,有一座孤零零如巨坟般的山丘。

    山丘下有一间道观,道观旁有一座驿站。

    那间道观似乎荒废已久,毫无人烟,但道观旁的那座驿站里,却是在冒着袅袅的炊烟。

    若是他们之前的情报没有问题,那韦睿就应该在那座驿站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