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四章 星夜

第九百七十四章 星夜

    沙海之中,这座古城虽然陷落,但仰头朝着星空望去,那些星辰却依旧分外的璀璨。

    在同一个黑夜,在南朝,哪怕在群山之巅仰望这些星辰,都不如沙海之中所见璀璨。

    衡山,也是南方的一座名山。

    衡山之中有数个剑宗,但在今夜,却也成了历史。

    一名黑袍修行者坐在衡山最高处的一间石室里,一名老人就在这座石室外熬药。

    这名黑袍修行者缓缓的抬起头来,星光照亮了他半张脸。

    他就是此时南朝和北魏最出名的风云人物魔宗。

    帮他在外面熬药的,便是崔家门阀之中,之前帮崔真关吊命的那名崔家老人。

    “我知道你昨夜偷偷找薛宿柳说了些话,我知道你对他是好意,但我有些想不明白,那么些人中,是什么缘故你偏偏找他说话。”

    当魔宗抬起头来时,有些脓液便从他的咽喉处流淌了下来,沿着他胸口的衣襟淌了下去。

    门外煮药的崔家老人身体骤然僵硬。

    他和那人的谈话原本极为隐秘,他只觉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其余人知晓,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没有逃过魔宗的耳目。

    “不用担心我会杀你。”

    魔宗笑了起来,道:“这些时日你做得很好,我只是想你不要白白浪费自己的好意,不要将力气花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我和他说话,是因为他在那些人之中,最懂得礼仪,最尊敬我这个老人,而且并不是装模作样,我提醒他不要继续修行你传授给他们的这种魔功,还因为他长得很像我年轻时的一名好友。”

    崔姓老人缓缓的转过身来,他无比苦涩的看着魔宗,他看着流淌在魔宗胸口的那些脓液,接着说道:“你想不明白…我只是更想不明白,明明知道修行这种魔功会带来可怕的后果,而且恐怕到时候会成为你汲取真元和生命力的对象,他们这些人,为什么还要成为你的侍从,心甘情愿的修行你传授给他们的魔功。”

    魔宗胸口的那些脓液很恶心,很可怕。

    那些黏稠的脓液就像是鱼市下水道之中淤积的淤泥,就像米粥般黏稠的汁液,混杂着无数血肉的碎片。

    脓液之中,有许多肌肤和血肉的碎片,甚至还有一段段像血管和经络般的物事。

    和魔宗刚刚到崔家的时候相比,他此时脖颈上生出的肉瘤已经开始溃烂,就连割肉都无用,就连生长出来的新的肉瘤,都是如同熟透了的果实一般,直接是溃烂的。

    此时他的脖颈下方虽然完全被笼罩在黑袍之中,但是连浓厚的药气都无法遮掩的腥臭味道,却可以让人想到他那片地方的烂瘤是何等的可怕。

    “像你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明白年轻人的欲望。”

    魔宗却是微笑着看着他,道:“你已经太老,没有多少年可活,修为也不可能再精进多少,但和这些年轻人相比,最不同的便是经历。很多事你都已经经历过,很多东西你都已经没有太大兴趣。但是这些年轻人不同,他们许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过。现在即便是一名美艳的妙龄少女浑身赤裸的倒在你怀里,你或许都不会动心,但是这些年轻人不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甚至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有些人虽然尝过了女人的滋味,但是却连一名上等姿色的女人都没有拥有过,你所经历过的很多事情,还处在他们充满欲望的疯狂想象之中。这些年轻人,有的只要你一夜给他两三名妙龄少女,他说不定就觉得死都甘愿,根本就不会去想明天的事情。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欲望,你不能感同身受,又如何能够了解他们的想法。就如今夜,这些剑宗里面的几名女修,对于这些人而言,便已经犹如狂欢。”

    “对于你而言,女修行者只不过多了重身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趣味,但对于他们不同,他们想的是,若不是追随我,若不是修行了我传授给他们的功法,他们又怎么可能拥有是修行者身份的女玩物。他们这些人平时在小宗门之中修行,能够成为修行者就已经不易,一生循规蹈矩,需要看着师长的脸色行事,他们脑海之中即便有无数的幻想,无数的欲望,但能随意杀人,能够随意亵渎玩弄看上的女子?”

    魔宗看着慢慢呆住的崔家老人,停顿了片刻,然后接着慢慢的说道:“这间石室,原先属于衡山洞天剑宗宗主,是他的专用修炼静室,在灵气丰裕的年代,这门外有一株朱果树,每年都能结出不少蕴含大量灵气的红果。但在两年之前,随着灵气的稀薄,这株朱果树便已经枯死。其实这株朱果树的最终结局,便是现今世上绝大多数修行宗门和修行者的结局,哪怕没有我,这些宗门也会消失,这些修行者也会死去。灵荒还会持续很多年,哪怕数年之后,绝大多数修行宗门和修行者便不可能得到灵气补充,他们的真元消耗干净之后,再过数年,他们便彻底失去力量,和那些普通的武者没有什么差别。他们甚至可能敌不过那些无法修行,但一直修炼武技的武者。他们曾经登上这样的高峰,俯瞰着世间的绝大多数人,但重新跌落尘埃,让他们如何甘心。更何况即便是他们登上高峰时,他们都不敢肆意妄为。我现在能够让他们修行,能够让他们肆意妄为,你不快乐,又怎么能够理解他们的快乐。这些人既然选择醉生梦死,即便死去,他们恐怕也只有死去的那一刹那才会悔恨,所以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魔宗都从来不缺追随的魔宗部众。”

    崔家老人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听着山涧之中隐隐传来的女子的哭喊和呻吟声,听着这些时日不断汇聚到魔宗身边的那些入魔般的年轻修行者,他根本无言以对。

    “其实你应该换个想法,他们应该感谢我,是我让他们真正知晓修行者应该如同天上的星辰,无论做什么,既然是修行者,都应该始终被万众瞩目。无论是杀人还是逃亡,无论是善是恶,修行者便始终应该处于这人世间的风口浪尖,否则即便是勤恳修行,唯唯诺诺的过一生,和庸夫何异。”

    “尊上。”

    一名身材瘦削但身影分外矫健的年轻修行者从山道上掠了上来,这名修行者满脸红光,鼻尖全是汗珠,眼中全是兴奋的神色,“韦睿的行踪已经查明了。”

    “好,你和他们说一声,明日清晨出发。”魔宗点了点头。

    “韦睿?”

    崔家老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魔宗,他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因为心中太过震惊,一时张开了口,吐出了这个名字,却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谁都觉得我会第一个去逼林意来找我,只是我这一生,我从来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我,我只管我想怎么做。”魔宗示意他将熬得差不多的药汤拿过来,与此同时,他看着天空之中那些星光,安静的想着,不管世人如何想,那些星辰的运行,又何曾会按世人的心意改变。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