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丑闻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丑闻

    白月露这些年是元燕的影子,她不只是元燕的替身,而且还掌握着北魏在南朝的情报网络,在这些年里,北魏皇室对她的特殊训导并不重于她的修行,更重于她在浩渺如海的线索之中,抽茧剥丝找寻有用讯息的能力。

    所以从接受元燕的命令加入铁策军开始,她的武力并没有给人太多的印象,但她很快成为铁策军军师般的人物,便是因为她的这些能力。

    她很清楚原道人的意思。

    哪怕她记不清很小时候的事情,只要尽可能的回忆起在她的成长途中,所有和她有过接触的人,以遗族和她自己的能力,说不定便能找出当年的真相。

    只是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和骤然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不同的人生之后,她便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开始了冷静的分析和思索。

    “这整件事情里面,我还有一件事情很不明白。”

    她没有先行回答原道人的问题,而是看了原道人一眼,又看着甄扶星,说道:“你和天都光都说过,我们的白鹿血脉传女不传男,而元氏的苍狼血脉是传男不传女,也就是说,按理而言,苍狼血脉不可能出现在女子身上,那你们一开始为什么会觉得元燕拥有苍狼血脉,而后来天都光你察觉我有苍狼血脉,就确定我是北魏长公主,而且到了遗族这里,若是知道当年真相的人,应该很轻易的判断出我并非元氏之后,应该是甄氏之后。”

    原道人和萧素心心中一震,这的确是一开始他们忽视,但的确很大的问题。

    只是无论是天都光还是甄扶星的脸上,却没有多少意外的神色。

    “其实这里面还牵扯到另外一桩秘辛。”

    天都光懒得麻烦,直接便迅速的说道:“这种血统承继里面,对于元氏而言,还有一种特例,若是苍狼血脉的男子和同母所出的女子生育子女,生出的子女之中,女子也会产生苍狼血脉。”

    “你的意思是,兄妹或是姐弟?”原道人微微一怔。

    他并非是食古不化的修行者,尤其是像他这种修行者,越是修为超脱凡尘,自然也不太拘泥世间的许多规则,但即便是他,心中听到若是兄妹或是姐弟诞下子女,终究心中有些异样。

    以南朝和北魏的正统观念,哪怕是堂兄妹结合,也是以乱|伦视之,更不用说亲兄妹结合,这在南方王朝和北方王朝的很多朝代之中,都会被视为大逆不道,甚至有可能会被定罪。

    原道人等人的神色反应也丝毫没有令天都光意外,她反而有些嘲弄般笑了笑,道:“各地习俗不同而已,我自然知道现在在南朝发生这种事情有违人伦,但就如西域之中一些国度,现在有些皇族甚至只在直系血亲之中挑选爱侣,他们如此做法,便是为了尽可能的保证血统纯粹,如此一来,也是维护他们的皇权,因为任何外姓若是想要夺取皇位,都会被认为是谋逆。至于元氏,其实这特例之所以被我们知晓,是当年在北魏诸多门阀从北冥迁徙到中土来之前,许多部落都处于冰封冻原之中,很多族群长年累月和外界并无交集,有些部族

    的直系血亲之间结合生子,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部族延续生机的自然之道。元氏在迁徙之前,虽然拥有强大的战力,但因为生育的问题,人数原本就很少,他们也并没有中土大陆的这种观念,他们部族历史之中,便也有数对兄妹成亲的例子。但到了中土大陆,纯粹凭借少数修行者的武力统治天下是不可能的,入乡随俗,自然也要遵循中土大陆的一些习惯和规则,所以在夺了天下,成为北魏皇族之后,元氏自然就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血亲结合。”

    “之所以是秘辛,是到了这一代,北魏和南朝在习俗和礼数方面都已经高度重合,北魏一直想要南进,北魏元氏迁都洛阳,很大程度上也是想要先行在各方面和南朝融合,学习南朝的许多先进技术,尤其是教育。北魏元氏想要南朝也都认可,不觉得他们是习惯完全不同的北蛮,在这些方面就更为注意,他们自然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去做这种事情被天下诟病,所以北魏长公主这件事情,从我们和遗族收集到的线索而言,北魏元氏,也是被人暗中算计了。”

    天都光讲到这里,既觉得有趣,又不由得心中敬佩起当年谋划的那人,她嘴角牵扯着笑意,眼睛里却也放出光来,“北魏先皇,也就是现在北魏皇帝的老子,他其实并不算贪恋女色,但是在阴山野外牧场却突然临幸了一名牧羊女,而且据说是恋恋不忘,这其中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后来广为流传的故事是,这名牧羊女产下了一女,就是元燕,之后不久,这名牧羊女就病亡,而北魏老皇帝一直没有透露这个消息,直到他临死之前才留下遗言,后来北魏皇室才将元燕从牧场找了回来,收入皇宫之中。但真实的情形是,北魏先皇和那名牧羊女生下一女之后,北魏这老皇帝就已经发觉生下的女孩拥有苍狼血脉,如此一来,他顿时发现被人算计,那那名牧羊女的身份也绝对不凡,再深查下去,他和北魏皇室便发现了一桩真正的秘辛,甚至在以前的北冥元氏而言,也是一桩丑闻。”

    “丑闻?”

    白月露和原道人、萧素心三人互望了一眼,心中同时一震,顿时觉得恐怕还不止兄妹乱|伦那般简单。

    “当时那北魏老皇帝年纪也不算小,若是那牧羊女是和他兄妹关系,那也年老色衰,又怎么可能将他迷倒,所以一开始你们的猜测也都不对。”

    天都光之前述说虽然也没有刻意将这些人的思绪带偏,但看着原道人等人的神色,她便知道之前他们全部都猜错,顿时得意的大笑起来,“你们只猜到兄妹,根本就没有猜到是父女。”

    “父女?”

    其实听到她的前半句时,原道人和白月露等人的心中隐隐有些答案,但此时听到她亲口说出这句,原道人和白月露、萧素心还是呼吸一顿,心中都不知什么感想。

    “说得简单一点,便是有人设了一个大局,北魏这老皇帝年轻时,自然临幸的人不少,北魏元氏生育困难,能够怀上孩子的人本身极少,但他临幸的人之中,其实应该有人怀上了孩子,但被人刻意隐瞒不报。最后那名女子生下了女童,

    被人养大,变成了后来故事里的那名野牧场的牧羊女。那名牧羊女与世隔绝长大,却别有与凡尘女子不同的气质,自然无邪,所以才会让这北魏老皇帝一见倾心,但仔细想来,这名牧羊女也是被人刻意安置在这种环境之中,刻意培养成令他心动的女子。如此一来,造成的结果便是父亲上了女儿的床,又生出了一名所谓的北魏长公主。”

    天都光自己又不由得发笑,然后看着白月露道:“所以按照我们之前确切的所知,这名北魏长公主的确是拥有真正的苍狼血脉,所以我追杀元燕,却发现元燕没有真正的苍狼血脉,这才怀疑你是真正的北魏长公主。之后确定你有苍狼血脉,所以我和这些遗族的人,才觉得你是当年那名牧羊女,也就是老皇帝和他女儿生下的女孩,才根本不朝着你是甄氏的方向去想。说来也可笑,当年北冥元氏兄妹生下女儿拥有苍狼血脉的例子不只一桩,但父亲和女儿再生下女儿拥有苍狼血脉的事情,却毫无例子,这北魏长公主,算是第一桩,也算是印证了父女之间,也能生育出拥有苍狼血脉的女子。”

    “所以理清了这些头绪,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既然事实那么确凿,当年魔宗大人都确定的确有那样一名长公主的存在,但现在不是你,又不是元燕,那又是谁?”

    天都光收敛了笑意,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那现在那名消失的长公主又在哪里?”

    “哇…..”

    突然之间,有哭声响起。

    那些花模国的小孩子之前因为看到神仙打架般的战斗而忘乎所以,忘记了恐惧和哭泣,但现在修行者停止了战斗,他们又听着根本听不懂的事情,这些小孩子又渴又饿,有些便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谁第一个止住哭有糖吃,谁最后一个还在哭,就丢了去喂狼。”

    天都光转过头去,笑眯眯的看着那些小孩子说道。

    哭声止住大半,有两个年幼的还在哭,大约是虽说她用的是花模国的话,但还是听不懂话里的意思。

    天都光也干脆,随手凌空点了两点,那两名还在哭的小孩子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我会令人将他们送回去。”

    甄扶星对着原道人说了一句,对着身后点了点头,数名遗族的修行者显现出身影,他们对着白月露先行行了一礼,便将那些孩童都带走。

    “听了这么多,我甚至隐隐觉得这两件事并不孤立,无论是北魏老皇帝被人算计,和女儿生下拥有苍狼血脉的女婴…以及后来甄氏的唯一血脉延续者又被掉包,又成为北魏长公主的影子。两者放在一起,这事情似乎越来越为复杂。”原道人眉头深深的蹙起,他活了这么久,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见,而且即便是魔宗、遗族这些人合在一起,似乎都是谜题重重,反而随着白月露身份的揭秘而越来越复杂。他作为一个之前毫无关系的旁观者,也越发隐隐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并不孤立,隐隐有着某种关联。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