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六十七章 延续

第九百六十七章 延续

    白月露静静的听着。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

    这就像是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然而随着对方的述说,这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却是无比蛮横又毫无道理的闯入了她的世界,推翻了她以往的一切。

    她无法去否认和质疑这一切。

    因为她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欺骗她。

    在双方的气息产生呼应的那一刹那,一个真正的她就像是被从深渊之中召唤了出来,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若是还不能让她完全相信,那这名女子接下来看着她的眼神,却让她的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感受。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迷途的孩子。

    当生存的艰难压倒一切之后,她很难有时间去哀伤。

    但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她在这名女子的面前,就真的像是一个归途的孩子。

    对方不只给她带来的是遥远的故土的气息,还带来了她根本不记得的那种母辈的温暖气息。

    她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但她知道,对方一定会原原本本的告诉自己。

    所以她用力的握紧双手,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真实的人生被慢慢的揭晓。

    萧素心握住了她一只手的手腕。

    萧素心的手很凉,但也让她感到温暖。

    “你的诞生变成了我们甄氏最大的秘密,我们被迫去推测和相信一个事实,我们甄氏的白鹿血脉和苍狼血脉恐怕在很久之前便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联系,但我们的白鹿血脉,似乎天生就凌驾于北魏皇族的苍狼血脉之上。”

    这名女子终于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伤势,她吞服下一些药丸,然后接着慢慢说道:“你可以想象,苍狼血脉拥有的一切我们都有,但是我们拥有的一切,他们却无法拥有。若是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他们会怎么想?”

    “苍狼血脉一直是他们最引以为傲的东西,而且对于这百年来,一路从北冥迁徙过来,一直无比坚定的忠于他们的许多氏族,更是相信元氏一定是北魏的主人,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这消息若是传递出去,不只是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力量可能在将来会被你们超过。”原道人点了点头,“这就像南朝的皇位是否正统,是否是真正的真龙天子。”

    “我们并不想和北魏皇族交恶,我们不想破坏百年来双方坚固的盟友关系,更何况在迁徙的路途之中,我们为了同一个目标而战斗,而一同流血。所以我们隐瞒了你和我们的血脉异变。”

    女子缓声道:“只是我们自然不会刻意的去阻止自己变得更强大的可能,所以当你诞生之后,接下来我们猜测的事情便是,若是已经产生血脉异变的我们,再诞生子女,我们的孩子,会不会再拥有这样的血脉。”

    “所以我也找了个男人,也生了一个孩子。”在所有人开始猜测之前,这名女子已经说出了答案。

    “这个时候距离北魏迁都洛阳还有近一年的时间。”

    女子缓缓的接着说道:“我用了一些祖传的让我可以大概率生下女孩的药引,果然成功的生出了一个女孩,而且她果然是拥有我们同样的变异隐性血脉。她若是还活着,便和我们一样,看上去很像是苍狼血脉,但真正的隐性血脉激发之后,这种血脉的力量,却远超苍狼血脉。只是并非所有的男人都很可靠,尤其是一开始就怀着诡意而来的男人,我的男人背叛了我,他一开始就拥有我们没有想到过的野心。他和你父亲拓跋钊一样,是元氏的血亲旁支,想他这样的皇室远亲,根本不可能在北魏拥有那些真正的皇室所能够拥有的权势,所以他一有和我们甄氏接近的机会,其实不是想要一名结发妻子,而是想要利用甄氏的力量,让他拥有强大的权势,让他可以足够扬眉吐气。”

    “我们甄氏即便发现了自己真正的血脉秘密,哪怕确定我们甄氏今后只要产下女童,血脉力量都足以凌驾于元氏的苍狼血脉之上,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代元氏在北魏的地位。事实上,元氏要迁都洛阳,哪怕也有损伤我们部分的利益,我们依旧表示了支持,但他不是这么想。”

    女子的眼瞳里涌出些刻骨铭心的痛,“在被他终于发现了我们的血脉异变的秘密之后,他做所的事情,竟然是直接对我和你母亲下了毒。他下的毒是千柿散,一种让我们无法再生育的奇毒。然后他直接掳走了我的女儿和你,并以我女儿和你为要挟,令我们甄氏在北魏的北方作乱,阻止元氏迁都洛阳。”

    原道人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隐约的理清了这往事的脉络,他问道:“如此说来,你们甄氏这一脉,在你们一代,是只有你姐和你?”

    女子知道他已经猜出了当时的真相,点头道:“真正拥有我们甄氏血脉的,便是我们姐妹,当我们姐妹已经无法生育,那将来能够再延续我们血脉的,便只有我女儿和她。那人先下毒令我们失去血脉传承能力,再掳走她们,这便相当于已经彻底掌握了我们血脉的延续。这对于我和我姐而言,便不只是自己子女的生死,而是整个族群血脉的传承。”

    天都光听得脸色也有些发白,她忍不住嘀咕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多生一些?”

    “这或许是天地之间的规律和法则,就如那些蛟龙般强大的生灵,生育往往困难,而那些容易死去的东西,比如今日的蚂蚁..他们延续族群,便是靠着惊人的繁殖能力。”

    女子自嘲般笑笑,道:“无论是我们还是元氏,每一代生育能力都并不强,而且夭折的人都不少,每一代真正能够延续血脉的人也不过两三名,而且很多时候还需要依靠族中留下的经验,用一些秘药才能保胎。”

    “也对。”

    天都光肃然,“你们所有拥有这些隐形血脉的人,都已经并不算是正常人,自然不能用常理度之。”

    “只是不管延续血脉何等重要,要破坏和北魏元氏的关系,瓜分天下,这却并非只是我们甄氏的事情。我们必须为依附我们的一些宗门和氏族的生死考虑,我们也不想见到昔日一起血战的战友,变成战场上刀兵相见的仇人。”

    女子道:“我们所想的,是假装答应他的条件,然后设法先将你和我女儿夺过来。只是事态的发展却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将我们的隐性血脉的秘密告知了几个原本也反对北魏迁都的氏族,迅速和他们联手。接着他将我女儿送了回来,但送回来的,却是冷冰冰的尸首。”

    “什么意思?”

    天都光一声夸张的惊呼,“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人难道为了逼你们快速就范,不要再耍任何心机,竟然再掐灭了一个种子,只剩下一人?”

    “我也无法想得明白。”这名女子的眼中虽有痛意,但她的面色却是已经十分平静,“他当时令人传信过来,是说原本是想用我姐的女儿来让那些和他联手的氏族看看我们产生了什么样的隐性血脉,但我们的女儿正好有了夭折之相,用药无用,连隐性血脉都自行激发了起来,最后便死去。但我不太相信他这个说法,我只是觉得他的野心已经泯灭了他所有的人性,我觉得他应该是觉得我姐是当年甄氏的首领,只有我姐才能真正下决定,所以他宁可让我们的女儿死去,也要留着我姐的女儿作为唯一的活口,唯一的血脉延续者。”

    “那和他联手的北方数个豪门,显然是已经见识到了我们真正的隐性血脉的特性。拥有我们这样血脉的修行者,天生便能感气,即便是刚刚诞生不久的婴儿,便能拥有无与伦比的元气亲和,体内能够自然凝结真元。而隐性血脉激发时,我们的真元能够封冻别人真元的流动,甚至破坏那些传承的法器,令符文无法再吸纳真元。”

    女子无限感慨的看着白月露,说道:“他和那几个豪门先行起兵叛乱,并以我们甄氏的名义也迅速召集了一些不知情的附庸氏族,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我姐和现在这些遗族,也加入了北方的这支叛军。”

    “只是空有野心并不够,他和所有那些豪门都小看了北魏皇帝和魔宗等人的力量,最终的结果是,在他发现即便是我们都加入他们,却根本不可能战胜北魏皇帝和魔宗等人的联手时,他反而决定将你交给北魏皇帝,以换取他在北魏的一席之地。他的想法很好,若是将你交给北魏皇帝,在他看来,北魏皇帝便可以成为他的靠山,而北魏皇帝也可以利用你来要挟我们甄氏,令我们甄氏和所有站在我们这边的力量,始终为北魏皇帝效力。”

    女子看着白月露的神色,她越发的感到欣慰。

    当年的诸多事情是无数变故和权衡的无奈结果,她生怕白月露无法理解,但看着此时白月露的神色,她知道白月露能够理解。

    “你母亲和我千方百计终于找出了他逃遁的路线,只是最终的结果却超出了我们的预计,也超出了他的计划之外。当我和你母亲经过惨烈的战斗,终于从他手中得到那个小孩子时,我和你母亲却发现你已经被人掉了包。”

    这名女子嘲弄的笑了起来,“可笑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经被掉了包。他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是谁在他无所察觉之下,将你换走。”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