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六十五章 呼应

第九百六十五章 呼应

    此时这座崩塌下陷的城里,无数真磁和星辰元气交织而成的法则已经彻底消失,所有人的感知已经渐渐恢复正常。

    天都光体内的真元已经彻底流动开来,她此时惊呼之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

    数名苦行僧缓缓抬起了头。

    他们身周其余十几名同伴已经再也抬不起头。

    他们身周这十几名苦行僧的真元和生命力,已经在这短促的时间里被耗尽。

    听着天都光的这声惊呼,这几名幸存的苦行僧眼中也都荡漾起不可置信的情绪。

    北魏的皇室之所以能够最终成为中土大陆北方的主人,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天赐的独特血脉,在生命垂危时,这些拥有天赐血脉的修行者,不只是能够最大程度的激发自身的潜力,甚至能够和祖先生存的祖地产生独特的元气呼应。

    只是他们和天都光一样,越是清楚这独特的隐性血脉,便越是震惊。

    因为只有北魏皇室之中血统最为纯正的元氏一脉,才会诞生出真正的苍狼血脉。

    而且必须是拥有苍狼血脉的男子和腊月出生的女子结合,才有可能诞生出真正的苍狼血脉。

    也就是说,这名女子若是真的拥有真正的苍狼血脉,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她的年纪应该比北魏皇帝大,若只是略大,那她应该和北魏皇帝是姐弟,若是她的年纪比北魏皇帝大出许多,是上一辈,那她就应该是上代皇帝的亲妹妹。

    只是这怎么可能。

    血脉不可能骗人。

    但认知却似乎和眼前的事实完全悖离。

    这代的北魏皇帝有一个妹妹,天下人都认为是元燕,但天都光知道他真正的妹妹应该是就在她身侧的白月露。

    上代皇帝有一名皇兄,但皇兄夭折早死,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后代。

    那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这名女子竟然拥有苍狼血脉?

    天都光根本想不明白。

    那名女子的伤口之中还在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但是她体内一种复苏的力量,却让她的面色反而变得红润起来。

    随着新鲜而强大的力量的不断注入,她的身躯在天都光的感知里变得不断膨胀,甚至变得威严,天上的星辰和她此时的气势相比,都就像是她气场的点缀。

    这名女子的面色原本平静漠然,但听到天都光苍狼血脉四字喝出的刹那,她的嘴角反而露出一丝淡淡的嘲弄之意。

    她摇了摇头。

    她看着原道人,说道:“我原本并一定要杀死你们,并不想彻底和剑阁结仇,只是你太过强大,而她,我们一定要得到。”

    原道人淡淡的看着她,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这名女子眉梢微挑,她想要再说什么,只是没有出口。

    略微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她的目光落向原道人的手臂,道:“我可以支持比你更久的时间。”

    原道人笑了笑。

    那件衣衫此时已经将他那条完好的手臂彻底包裹起来。

    随着他体内真元的流淌,这件衣衫之中的力量都会消散数分,它就像是有真正生机之物,生机也开始断绝,但随着它的生机消失,它却能够带走他体内的一部分水分。

    他此时的喉咙已经干涸起来,笑声都显得有些沙哑。

    “可惜我也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笑着说道:“一直是我一个人在战你们所有人,你们大概也忘记了,其实我是有帮手的。”

    就在他说出这样的话的刹那,他身后那名盲剑师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双目是真正的盲了,他的眼睛猛然睁开,干瘪的眼皮下,是两团萎缩的血肉伤疤。

    然而这一刹那的睁眼,只是这名盲剑师修行了多年的剑意的起意。

    只是这一睁眼,积蓄多年的剑意,就被这盲剑师狂暴无比的迸发出来。

    之所以说狂暴,是因为超越了自身所能容纳的极限。

    这名盲剑师的腹部裂了开来,一道剑光甚至没有通过经络,直接从气海的深处冲了出来。

    这道剑光刺穿了他的气海,刺穿了他腹部的血肉,带着一种淋漓尽致的残暴铁血气息,骤然出现在这世间!

    这是纯粹的一道杀剑。

    当这名女子的力量大多被原道人牵制,按理而言,她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一道杀剑。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恐怕是连林意这样的人都无法躲避这样的一剑近身。

    噗!

    这一道剑光毫无意外的刺入了这名女子的血肉之中。

    剑光直刺向她的心脉,滚烫的鲜血沿着剑身往后飞洒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道剑光的力量应该足以搅碎她的心脉,然后在她的胸口留下一道前后通透的伤口。

    然而也就在此时,她的体内生出了一道极为怪异的力量,那些原本鲜红的鲜血,却是骤然变成白色。

    鲜血在剑身上覆盖,飞洒出去,剑身上充盈着的真元,以及后方剑路之中源源不断朝着剑身贯涌而去的真元流动,却是骤然变慢。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柄盲剑师在气海深处养了很多年的本命剑,变成了无法容纳他真元的剑器。

    那些原本流动在剑上符文之中的真元,也被瞬间冻结,后继的真元无法继续涌入,在空中不断撞击,不断剧烈的爆炸。

    女子的右手握住了这柄剑。

    锋利的剑身和后继而来的冲撞力量,将她的手指肌肤割破,却没有鲜血再流淌出来。

    就连她之前腹部那一道剑伤,都不再流淌鲜血。

    她的伤势都似乎随着她体内气机的改变而被冻结,但远处元气的呼应却依旧存在,她体内的气机,还在不断的壮大。

    “这不是苍狼血脉!”

    天都光不可置信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脸上的情绪变得无比古怪,就像是见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惊喜之物。

    “这又是什么独特的隐性血脉…竟然比苍狼血脉还要强大,甚至能够直接冻结对方的真元?”

    白月露的呼吸也停顿了。

    她的眼中也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并非只是因为见到一种从未见过的隐性血脉,最为关键的是,她的心脉深处有种气机也不安的躁动起来。

    她的心脏,竟是不受她控制的收缩起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