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六十一章 空洞

第九百六十一章 空洞

    黑棺上的老人笑了笑。

    他一直都很欣赏这名女子。

    不只是因为修为,还因为她那骨子里的坚韧,任何事情都无法将她击倒的勇气。

    她总是能够在任何的境地之下,都能做出最理智的判断,然后坚定的将选择的道路走下去。

    若非如此,他们遗族之中的许多人也不会像他一样坚定的选择这名女子成为他们的领路人。

    那名身穿着巨大衣衫的男子点了点头。

    方才他眼中唯一的一丝惊惧也彻底消失。

    他的衣衫内里再次响起宏大的声音,地面刚刚断绝了一瞬的无数真磁之力再次涌上天空,无数闪电小剑再现。

    在这个巨坑地陷之中,原道人体内的真元缓慢而均匀的从他的五指之间流淌出来。

    他的感知里,已经彻底失去了方才那人的踪迹。

    他很好奇这些遗族之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怪才和法器,能够展现如此宏大的法阵,还能彻底将施法者本身的气息都彻底掩盖。即便是他,都很难在对方已经有所改变的情形之下,再精准的捕捉那人的踪迹。

    那名女子所说的话语并没有错。

    妙真境也是人。

    任何的施术,任何如同神仙般的真元手段,都以消耗真元为代价。

    更何况遗族选择这里,便是要利用这方天地本身,来慢慢消磨他的力量。

    和他失去的真元相比,那些遗族的人流失的真元要少得多。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就只是像一颗火种,用自身的真元点燃这片天地而已。

    无数闪电小剑从四面八方穿过沙暴而来,然后在原道人和白月露等人身外数十丈的地方被飞舞的风沙击碎。

    那些顺应着原道人剑意的风沙,就像是无数持剑的侍卫,拥立在原道人等人周围。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连席卷而来的风声都渐渐的小了起来,天空之中落下的星辰元气,却是越来越浓烈,在天空之中,就像是要形成一个银色的穹顶。

    原道人体内的真元在不断的流失。

    只是他的脸色依旧十分平静。

    在天都光看来,这些剑阁中人已经

    陷入绝境,然而白月露知道原道人此时平静的来源。

    寻常的修行者不可能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大量而持续的补充真元,然而原道人可以。

    她知道,这也是一开始原道人说那些话的信心所在。

    原道人说过,若是无法离开这座城,那他就也会将所有人随着大俱罗金身一起埋葬在此处,然后等林意再找到这里。

    一些龙眼果核大小的果子从他的衣袖中就像棋子般落了下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没有任何吝啬,这些极为珍稀的果实,就像是小时候吃的糖果一样,被他一颗颗嚼碎了吞了下去。

    天都光再次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她感知到一些极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如同滔滔不绝的江水一般瞬间在原道人的体内化开,然后消失在原道人的经络之中。

    “修行者修为再高,终究也只是借用天地的力量。这些遗族的人手段太过独特,我无法将他们从这方天地里找出来。”

    原道人转过头来,他看着白月露和萧素心,缓缓的说道:“与其将真元消耗在和这方天地的对抗,我不如试着杀死这个地方的所有人。”

    白月露微微迟疑了一个呼吸。

    她很少会在大事面前犹豫不决,只是今日对她有些特殊。

    她刚刚才知晓了自己拥有北魏皇室的血脉,还有诸多的谜题等着她解开。

    她也很清楚原道人为什么在做这样的决定之前,还要特意的看着她和萧素心说这样的话语,因为她一直都记着原道人最开始所说的话语。

    想要杀死这片天地里所有人,那也包括他们自己。

    他们或许也会被某种无法控制的威能杀死在这里。

    但她也只是迟疑了这一个呼吸。

    “您若是犹豫,我们反而会死。”

    她抬起头来,看着原道人,坚定的轻声说道:“所以您不能犹豫,此时的铁策军,便是当年的剑阁,当年的剑阁会如何做,现在的铁策军就会如何做。”

    原道人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有无限感慨。

    他真的很欣赏林意和白月露这些年轻人。

    他的身体里,开始响起无数的剑

    鸣声。

    他的战意,彻底的燃烧起来。

    这是在钟离之战之后,他进入妙真境之后,他真正的不惜一切代价,展现自己的所有力量。

    天都光的眼睛开始流泪。

    她此时体内的真元已经开始畅通,然而注视着原道人的她,却是感觉有无数实质般的剑芒刺在她的眼瞳深处,让她根本无法再看原道人的身体。

    一道异样的光柱冲天而起。

    原道人的身体就像是一轮明月在发光。

    无数朝着他和白月露等人袭来的闪电小剑和风沙骤然瓦解。

    瓦解,但其中的力量和剑意没有直接消失。

    就连那些星辰元气和真磁之力,都像是真正的飞剑被更为强大的修行者瞬间剥夺一般,直接换了主人。

    无数紊乱的力量,完全顺从他此时体内释放出来的剑意,全部变成了他的剑。

    一股无比可怕的剑意在这方天地生成。

    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毁灭性的威压,就连黑棺上的那名老人,都感到自己的心脏在不断的收缩,不断的朝着他的身体之中传递一种莫名的恐惧。

    然而这股剑意并没有刺向他们之中任何一人,甚至没有落向地面。

    这道剑意就像是一条彻底突破这方天地牢笼的真龙,冲向天空。

    轰的一声。

    这方天地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空洞。

    所有的风沙被排开,所有的云气被排开,所有的星辰元气也被尽数破开。

    这道剑意甚至超过了天地灵气聚集的高度,带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直接将这方天地的气层破开了一个孔洞。

    漫天的银色星辰光线消失了。

    银色黯灭的刹那,出现了无数的紫色。

    许多平时这天地间无数元气阻挡住的对任何生灵都不利的星辰元气,毫无阻遏的落了下来。

    原道人平静的看向被他刺穿的天空。

    随着他的心念牵引,这些对任何修行者都不利的星辰元气强行被他释放出的气机包裹起来,就像是无数小剑,毫无差别的攻击这方天地之中所有人。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