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六十章 幸运

第九百六十章 幸运

    世间有许多力量真实存在着却不被寻常人感知,甚至无法被绝大多数修行者利用,那些来自域外的星辰元气如此,地脉之中的真磁之力也是如此。

    寻常修行者的真元,是呼唤这个世间更多元气的媒介,而这名男子身上的巨大衣衫,却是沟通和利用地底真磁之力的媒介。

    这天罗古城所在的地脉之中,蕴含着大量的磁铁矿脉和矿盐,两者伴生,产生的地磁之力原本就已经被奇异的放大,而此时在他的感召之下,这些原本只是能够让星光显现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的真磁之力,却就像是变成了一条条真实存在的流束。

    有许多金属粉末在此时飘洒了起来。

    这些金属粉末来自城中另外的地方,来自三名精通星宿海秘术的北魏杨氏门阀的修行者。

    这些金属粉末也是一种媒介。

    数百年来,杨氏门阀的修行者便通过这种独特的陨铁粉末来让他们能够感知和利用那些星辰元气。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种独特的金属粉末就是他们的法器。

    他们那些在寻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法门,事实上是真元和这种法器结合的产物。

    任何的陨铁都不可能有太大的存世量,若是哪一天杨氏门阀的这种金属粉末断绝,那他们的法门便彻底丧失了用处,就如那些修行者彻底丧失真元而得不到补充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是今夜里,这些杨氏门阀的修行者并没有丝毫的吝啬。

    大量的这种金属粉末混杂在尘嚣之中,不断的汲取着那些银色的光线。

    从天空落下的星光和那名身穿巨大衣衫的男子的力量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不断汇聚的星辰元气在空中如丝如缕的旋转,形成了一个个奇异的银色光圈,在银色光圈的中心,那些地底涌出的真磁之力不断汇聚其中,变成了一道道如闪电般的光束。

    无数的光束,就像是无数道闪电凝成的飞剑,在夜色里不断的形成,朝着这座城,或者更准确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地陷之中的一处落去。

    那便是原道人和白月露等人所在的位置。

    此时从高空俯瞰下来,天罗古城已经不复存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碗。

    无数道闪电凝成的小剑,在沙暴之中紊乱的行走,最终朝着原道人等人落去。

    原道人的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他第一次感知到了致命的威胁,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沙暴之中

    ,他的感知再次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禁锢,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黑色龟壳将这方天地彻底遮盖了起来。

    他举起了他的左手。

    他的右臂在很多年前的战斗中已经失去,然而此时,他的左手比当年持剑的右手已经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他的五指张开,五指微屈,然后点出。

    沙暴之中突然响起五道暴戾无比的呼啸声。

    这呼啸声不是来自他的五指之前,而是来自天上。

    五股磅礴的气流就像是五道龙卷狠狠的坠落下来,狠狠的冲破了笼罩这处巨大地陷的黑色龟壳,接着狠狠的砸在沙暴之中。

    无数道气劲就像是无数名剑师的剑在沙暴之中狂卷而出,将那些从四面八方用来的闪电小剑不断卷向四周的沙暴深处。

    沙暴深处,那名端坐在黑棺之上的老人垂头看向自己坐着的黑棺。

    黑棺表面闪耀着一层晶光,使得这口之前乌沉沉的黑棺越发显得像是用整块黑玉雕成,然而此时,就像是被他的目光所破,光滑如镜的棺盖上,骤然出现了数条裂纹。

    这名老人无限感慨。

    他这一生都在北方。

    在对于他而言的遥远的南方,在过往很多年的时间里,至少出了南天三圣,但在他这一生经历的时间里,在他所在的北方,却从未出现过入圣境之上的修行者。

    他犹记得当年他入神念时,他的师尊刚刚入圣,但寿元已经将尽。

    他的师尊十分惆怅和感慨的说过一句,“朝见妙真,夕死可矣。”

    他师尊所说的朝见,便真的只是见,真的只是想着自己修行一世,明明知道有那样的境界存在,却根本无法看见那个境界的修行者,无法看见那个境界的修行者是何等的强大,是如何调运天地元气。

    哪怕只是让他那时看到这样真正进入妙真境的修行者,他甚至就能很安心愉悦的离开这个世间。

    越是修行到深处,越是寿元所剩无几,越是知道修行是何等美妙的事情,便越清楚再往上的境界,是何等的遥不可及。

    所以这名老人觉得自己很幸运。

    他见到了这样的境界,所以哪怕不敌,如果不能将这名妙真境的敌人困死在这里,他就算战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遗憾。

    他的双手按在了棺盖上。

    黑色的棺盖上瞬间出现了更多的裂纹。

    但与此同时,就像是某些修炼独特功法的修行者压榨气海

    深处的真元一样,这口黑棺内里有更多的元气被压榨了出来。

    一股无比古老的气息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周。

    棺盖的裂缝里,一缕缕的黑色元气就像是无数黑色的蔷薇骤然生长出来,然后变成一座座山的影迹。

    无数座小山出现在这黑色的棺盖上,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就像是多了无数座山,然后这些山开始疯狂的旋转。

    原道人的左手依旧抬着,他的食指和中指在此时并指为剑,朝着虚空之中刺了出去。

    妙真境的修行者之所以强大,便是可以随意的从更远的天地汲取大量的天地元气,方才他那一击,不只是要破开敌人对于这方世界的封堵,而且同时是要借以这一击判断出敌人的真正身位。

    此时他的感知里虽然又出现了无数山,但方才他击穿乌龟壳的那一瞬,却已经让他惊鸿一瞥,发现了那汇聚这些闪电小剑的修行者。

    那名身穿着巨大衣衫的男子霍然抬首。

    他前方的沙暴之中,骤然出现了一道孔洞。

    一道带着强烈本命气息的剑气破空而至,但在行进之中却是不见扩张,反而急剧的缩小,缩小成针。

    这名男子往后退出一步,但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阻挡这一道凝聚无比的剑气。

    他只能寄希望于同伴。

    无数灰色的气流如同细细的发丝般从他的身后流淌出来。

    这些发丝般的元气的另外一头,是那名穿着巨大衣衫的甄姓女子。

    这些细丝迅速的缠绕到那道剑气之上,无法阻止这道剑气的前行,但却硬生生的将它扯得偏移了数寸。

    起先的数寸,落到这名身穿巨大衣衫的男子身前时,便已经差了数尺。

    蓬的一声。

    这名男子的身外衣衫上一声震响。

    他脚下的沙地翻卷起来,如潮水般扩散出去。

    这道细细的剑气继续前行,落在他身侧远处的地面。

    只是细细如针的一道剑气,却像是巨犁从地上犁过,瞬间将地面切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多谢。”

    这名男子转过身去,对着那名女子致谢。

    他自身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他知道那名女子未必没有负伤。

    “妙真果然是妙真…只是他也需要消耗真元,他的真元也会耗尽。”那名女子从他的身后走来,她的声音依旧十分平静。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