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三巨头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三巨头

    整座城都在崩碎,无数砂石纷纷下坠,然而与此同时,地下深处也有许多细微的沙流形成了一道道细线,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天空飞去。

    “是北魏净沙宗的人。”

    盲剑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道人点了点头。

    天门骤开沙倒飞,这是北魏净沙宗的修行者施术的特征。

    没有人知道净沙宗那些秘术具体是如何施为,但就凭着这些倒飞上天的细沙,他们却往往能够改变一个区域的气候,甚至能够形成沙暴漩涡,就如今日一样,改变这整个天罗古城的气压。

    原道人并不清楚净沙宗的法门,但很多年前,他便听何修行说起过,只要这些倒飞上天的沙线不断,净沙宗的修行者便能维持这样的法门。

    既然如此,他便只要断了这些沙线。

    他似乎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做,但他体内的许多窍位之中,却响起宏大的雷音。

    轰!

    高空之中一声巨响。

    一团如山般的元气不知从何处飞来,瞬间剧烈的绞结成团,拉长成棍。

    这根完全由元气形成的巨棍没有朝着地面镇落,而是直接在高空之中敲击了一记。

    一圈可怖的光焰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在天空之中如潮汐般扩散开来。

    天地间所有的东西都似乎震了震。

    所有笔直往上的沙线,瞬间扭曲,然后散开,变成一蓬蓬的尘雾。

    “雷音法棍,这是龙门佛宗的法门。”

    天都光的气海都出现了松动,她那些被秘术压制的真元,也随着这一个震荡而如冰川解冻,渐渐有汩汩细流在她经络之中流淌。她看着那蓬蓬的尘雾,知道自己之前的判断是对的。到了一定的境界,便是真正的诸法皆通,恐怕许多宗门的秘术,哪怕只是看过典籍,根本没有修行过,恐怕也能很随意的用出来。

    “我们走。”

    此时在这座崩塌的城里,所有的苦行僧聚集一处,他们的身外悬浮着一个气团,身处在这样的斗法之中,哪怕没有任何一方刻意的将他们视为敌人,他们停留在

    此的每一个呼吸之间,都要以消耗大量的真元为代价。也就在此时,他们之中的数人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些遗族给他们留下了一个离开的通道。

    在无数紊乱的气流之中,他们的感知里,却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光路。

    凡事不能做绝,这便是遗族很多年来的行事准则。

    在那名身穿着巨大衣衫的女子看来,这些苦行僧众虽然效忠于魔宗,但这些苦行僧众行事也自有自己的准则,所以她可以尊敬这些人,并在将来换取同等的尊敬。

    然而在剑阁的字眼里,很少有妥协。

    何修行宁愿和沈约一同赴死,也不愿更改自己的计划和意愿,所以在原道人而言,若是无法安然离开,他便也不容任何人安然的离开。

    那些沙线所形成的诡异力场已经被他破去,然而在他的感知里,却有无数银色的渡鸦在飞舞。

    他的视线之中,明明只有那些迷离的尘雾和奇异的星光,但那些不存在的渡鸦,却是充斥在他的感知里。

    他记得冲进这座城的路线,只是他此时很清楚,若是按照他记忆之中的这条路线冲出去,一定会迷失方位。

    只是若是他都会迷失感知被困在这座城里,他便也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离开,哪怕是这些布阵的遗族。

    他落下地面。

    他身周碎裂的断壁残垣纷纷落地,烟尘四起。

    这座城至少往下崩塌了数十丈,当这些烟尘冲天而起时,就连星光和天幕都被遮掩了。

    只是被他的气劲包裹着一起落地的那些孩童都没有恐惧的哭喊,因为这些孩童惊讶的看到,在原道人的身体周围,出现了许多圆镜般的晶莹气片。

    每一片晶莹的气片就像是冰川上剥离的薄片,像镜子一般反射着周围的一切景物。

    这些晶莹的气片在原道人的身体周围凝滞了数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朝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嗤嗤嗤嗤….

    无数破空声响起。

    无数道元气就像是巨龙一般在方圆十余里的空间里滚动。

    那些银色的渡鸦在原道人的感知里依旧存在,

    但此时即便是在那些苦行僧和遗族人的感知里,那条发光的通道也已经消失了。

    在他们的感知里,在这座塌陷下去的城里,四面八方的天空里,就好像骤然多了许多悬浮的小山。

    这些小山不断的随着紊乱的风流变动,不断的形成重重叠叠的山峦。

    那些悬浮的小山并不真实存在,然而飞快的变动,却让所有人的感知变得不太真实,但关键的是,随着剧烈的空气流动,一随着原本矗立在地面之上的山头瞬间崩塌进地面数十丈,在无数隆隆的回响声中,这片死寂的沙海之中,一场真正的沙尘暴已然形成。

    一方的天幕先是变成黄色,接着随着更多盐晶的升腾,变成了七彩的混浊颜色,然后变成真正的沙暴,就像是有无数头骆驼在其中狂奔一样,席卷而来。

    所有迷失出路的苦行僧面色冷漠的盘坐了下来,随着他们的吟咏,他们身上的气息连成了一体,但也只是数息的时间,沙暴已经将他们的下半身埋了起来。

    沙暴之中的某处,那口之前行走着的黑棺静止不动,也渐渐被沙尘堆积起来,只是坐在黑棺上的那名老者,却是身上不染半点尘埃。

    那名身披着巨大衣衫的男子此时走到了黑棺的一侧。

    衣衫越大,就越兜风。

    这名男子此时飘然欲飞,但却始终就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将他牢牢捆缚在这口黑棺之上。

    这名身穿巨大衣衫的男子,黑棺上的这名老人,以及此时不知在何处的那名身穿巨大衣衫的女子,是遗族之中三大巨头,但妙真境就是妙真境,哪怕此时确定对方的感知也终于被搅乱,这名男子在准备出手之前,也必须来到这口黑棺旁边,也必须有这名老人的护法。

    否则他依旧担心那名独臂道人隔着很远的距离感知到他的存在,将他杀死。

    这名男子的双手缓缓往上扬起。

    他身上的巨大衣衫开始发出亮光。

    与此同时,那些因为沙暴而像沸水一般乱动的地面之中,有许多迷离的光线升腾起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