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五十七章 不可信的传说

第九百五十七章 不可信的传说

    “不知道。”

    天都光疑惑的深锁着眉头,她的脸上依旧没有多少恐惧的神色。

    她在年轻一代修行者之中,若论修行速度,也算是佼佼者,但此时苦修得来的真元好像被彻底镇压在了气海深处,在这种沙海深处,她和那些弱小的孩童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难道是怕那些苦行僧不出力?”

    她完全不像是在面对随时一个动念就有可能杀死她的敌人,而像是在和朋友认真的探讨,“那也不对啊,若是我在那些苦行僧身边,说不定还能说动他们,但要让他们出来为我拼命,好像根本不可能。我又不是魔宗大人,在他们的心中哪里算得上重要。”

    在她说话的时候,无数飞蚂蚁如飘舞的雪花而落,但在落到这个屋顶之前,却被一种无形的屏障阻隔,不断震碎,变成飘舞的红色飞屑。

    “这就是妙真境的力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妙真境的修行者。”

    她甚至还有闲情雅致看着这些飞蚂蚁不断爆碎的画面,更是觉得自己恐怕词不达意,又补充了一句,“我上次见到魔宗大人的时候,他也还没有踏入妙真境。”

    “你到底是什么人,漠北的苦行僧为什么都会听你的号令,你又应允了遗族什么,他们会来这里和我们为敌?”白月露看着天都光,她也很难理解这名红发少女为何会如此的镇定。

    “我是魔宗在西域的使者,这些苦行僧并不听从我号令,他们在很多年前追随魔宗时,就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贡献给了魔宗,魔宗大人是他们在这世间唯一效忠的对象。他们出现在这里,只是我让他们相信你们带着的这具金身可以确定魔宗大人的命运。”

    天都光看着白月露,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容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味道,甚至是一种同命相怜,“至于遗族,他们来这里,并非是因为我允诺了他们什么,而是因为你啊。”

    “因为我?”白月露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北魏皇宫里之前的长公主元燕,她并没有真正的苍狼血脉,而你,才是苍狼血脉的继承者。”天都光的笑意更加灿烂了些,“所以…你才是真正的北魏长公主啊,你从来都不是元燕的影子,元燕才是你的影子。”

    萧素心的呼吸骤顿。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天都光,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的念头是怎么可能,但接下来一刹那,她突然意识到这有可能是真的,她转过头去看向白月露。

    她看到白月露脸上的神色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

    原道人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猜测过其中原因,但这绝对不是他所能想到的答案。

    “你怎么会知道?”

    白月露根本没有问天都光如何证明,她很清楚北魏北方的遗族是些什么样的人,而且当天都光说起自己的身份时,她便知道天都光不会说谎。因为她同样听说过魔宗这名西域使徒的许多故事。她只是觉得这整件事很荒谬,所以她此时的身体里,被一种无比古怪的感觉充斥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一个温暖的夏日喝了一碗鸡汤,但温热的鸡汤里却没有放盐,反而放了许多的糖,以至于喝下之后,浑身都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难受。

    “我去截杀过元燕,只是元燕因为没有苍狼血脉,所以躲避了我法器的追踪,但是你…不只是我,连遗族的人都确定了你拥有苍狼血脉。”

    天都光收敛了笑意,她认真的看着白月露,说道,“只是抱歉,我对你和对你当年怎么成为元燕的影子都了解不多,所以我也不知道北魏皇宫里的那两位是怎么想的,但我相信这些遗族确定你是北魏长公主之后,他们一定欣喜若狂,他们一定有办法证明你的身份,然后通过你获取到很庞大的利益。”

    白月露沉默下来。

    她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思绪。

    天都光却又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所以即便作为一个帮你重新整理人生的人,你们也不应该轻易杀了我,更何况我追随魔宗多年,我比这些苦行僧知晓更多魔宗的秘密,如果你们能够从这里活着出去,我有许多你们用得着的地方。”

    原道人此时真是生不起杀她的心念。

    他经历过无数古怪的事情,但今夜的一切,却似乎都不太合乎道理。

    很简单的是,将天都光直接擒拿送到他们的面前,这哪怕彰显了北魏遗族的某种性情,但天都光为了活下去,自然会和他们合作,如此一来,他们想要得到白月露,便自然又会多出不少不可预料的因素。

    “她到底是什么人?”

    他忍不住看了白月露一眼,问道。

    他并不怕打扰白月露的思索,因为从钟离之战开始,他就知道这名少女比任何人都要心智坚忍。

    “相传她是魔宗在祁连山的一群山贼手中救出来的弟子。祁连山的那群山贼修为并不算可怕,但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敢去和那些人为敌,因为那些人吃人。”

    白月露缓缓的抬起了头,她的呼吸已经渐渐平顺下来,“那些人会用各种想象不到的方式逃跑,然后又会用各种想象不到的方式猎杀和他们结仇的人,然后将那些人吃掉。那些山贼不知道听从了哪个族的说法,认为吃人可以获得他们的福报,可以增加他们的勇气和力量,但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相信吃人就的确可以让人害怕他们。”

    原道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很多年前魔宗在那种地方收的弟子,那那时候的天都光应该很小,在那种贼窝里,看着自己的同伴和亲友一个个被吃掉….活着的人,恐怕比那些死去的人更难熬。

    “其实传说未必可信。”

    天都光笑了起来,她看着白月露,认真的说道:“真正的事实是,其实我才是那些吃人的人的首领。或者说,那些山贼吃人,完全就是因为我的挑唆。”

    萧素心的面色迅速苍白起来,她看着天都光,道:“你也吃过人肉?”

    “当然吃过。”

    天都光冷笑起来,“如果我没有吃过,他们肯定早已怀疑我的说法,早已经将我杀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