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五十六章 妙真

第九百五十六章 妙真

    “妈呀,我害怕啊!谁来救我啊!”

    “妈,你在哪里啊。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哭喊已经足够大声,然而却没有看到任何人接近,这些从花模国被掳来的孩童看着这些沐光飞起的可怕蚁群,他们的呼喊声变成了嘶哑的惨叫声。

    “这些人疯了吗?”

    潜隐在废墟之中的苦行僧们面色都变得无比凝重。

    他们并不清楚这些飞蚂蚁到底是何等样的存在,但就如家猫和野豹一眼看得出区别一样,这些异种飞蚂蚁在飞起的刹那,就让他们感受到了无比嗜血的气息。

    他们不知道这些遗族的人能否彻底控制这些蚁群,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时这名引出这些飞蚂蚁的人似乎并未将他们和那些孩童保护在内。

    宋刑看着那些火红的飞蚂蚁,就像是随着他的目光所引,无数的飞蚂蚁就像是被数道看不见的鸿沟隔绝起来,这些飞蚂蚁其中的一股落向那些苦行僧众的所在,一股落向那些孩童的所在,而数量最为庞大的一股,则飞向城外,落向那些从花模国原道而来的人。

    原道人微眯起眼睛,他看清楚了那些火红色的蚂蚁。

    他也不知道这些蚂蚁有什么异处,但任何东西,数量只要足够庞大,便足够可怕。

    “跟上我。”他听着那些孩童的哭喊,说道。

    他这句话是对身后的那名盲剑师所说。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时,他和白月露、萧素心已经凌空飞了起来。

    盲剑师没有说话。

    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这名盲剑师已经背起了沉重的大俱罗金身,飞了起来。

    原道人在剑阁剩余的那些人之中选择了他一起前来花模国,不只是因为他的修为是剑阁那些人之中最高,还在于他和原道人一起有过很多征战,在出手时,有着足够的默契。

    白月露和萧素心没有动用自己的任何真元,因为她们此时根本无法动用任何的真元。

    一股异常强悍的气息,将周围天地间的一起气息波动都似乎完全镇压了气息,她们体内修行得来的那些真元,被这种强悍的气息挤压到了气海深处,如恐惧的幼兽团缩成一团。

    在党项和吐谷浑的边境,她们曾经也感受过妙真境的气息,然而此时原道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因为他没有多少时间。

    那些飞蚂蚁正纷纷扬扬的朝着那些孩童落去。

    他没有想过一开始就要彻底展露自己的境界,但很显然对方想要看清楚他们到底能够有多快。

    无数的飞蚂蚁突然凝固在了空中。

    它们的身体沐浴在银色的光线里,就像是那些被琥珀封冻起来的虫豸般变成了绝对的死物。

    在下一刹那,它们碎裂开来,变成粉末。

    原道人和那些孩童所在的空间里,出现了一条布满火红色粉末的通道,接着这些红色的粉末被一种怪异的力量往上空推去,就连那些银色的星光都被这种磅礴的力量推得卷曲,就像是一片片银色的帷幕往上翻卷。

    原道人的身前,就像是出现了一片绝对静止和毫无尘埃的空间,在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里,就像是一片纯净的琉璃。

    “已经不止入圣。”

    那名身穿巨大衣衫的女子身后,走出了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的整个身体也裹在一件巨大的衣衫之中,只是他这件衣衫是黑色的底子,上面有无数红色的条纹,就连面具上也是这种看上去很诡异的红色条纹。

    他这件衣衫甚至比这名女子的衣衫还要高大一些,只是他站立在这名女子的身后,对这名女子的态度显然也极为恭顺。

    “这人在钟离时还未堪破入圣境,到了党项之后,却是已经破境。”

    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所以有关林意拥有大量蕴含灵气的灵冰是真的。”

    男子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入圣境之上,便是他们没有绝对把握对付的敌人,只是从他们开始修行开始,便明白一个道理,越是冒险,获得的回报便越是丰盛。

    若非冒险,当年他们的那些族人也不会跨过千山万水,离开他们无比熟悉的故土,进入陌生的中土大陆,从而成为北魏的主人。

    这些铁策军的人越是重要,便越是可以让他们从铁策军的手上得到好处。

    ……

    “妙真?”

    天都光看着夜色里那片如巨大琉璃般的净空,她的眼睛里也出现了惊讶的神色,只是依旧没有恐惧。

    哪怕四周有密密麻麻的飞蚂蚁落了下来,她也并不担心这些飞蚂蚁会让她死去。

    她有无数次和魔鬼般的存在做生意的经历,她虽然看不到那名身穿巨大衣衫的女子的面容,但她十分清楚对方不想杀死她。

    在她看来,自己注定是他们和魔宗的部众,以及西域诸国联系的纽带。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名遗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这名遗族特别高,就像是踩着高跷。

    他的影子在星光下拉得很长,但他的脸上却是也有一些奇异的星光在游动,以至于令人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

    “甄大人让我过来缚你起来,交给他们。”

    他出现在天都光身后的刹那,便直接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他的声音有些古怪,就像是金属在摩擦,有些刺耳,而且语速比一般人快出很多。

    当他这句话出口的刹那,两条星光就像是游蛇一样从他的脸上游动了下来,顺着他的身体落在了他的影子里。

    这两道星光是黑色的,在顺着他的影子落在天都光的身上时,天都光的气海之中便多了两股寂灭的气息,她的气海便好像从她的身体之中剥离了出去。

    天都光有些愕然,但她没有想着逃跑,她的脸上甚至也依旧没有太多恐惧的情绪,她只是用一种很好笑的眼神看着这名遗族,道:“我见过很多古怪的女子,但她恐怕是最古怪的之一。”

    这名遗族根本没有再和她说话的兴趣,他朝着那些孩童所在的平台飞掠过去,天都光的身体就被他身体带起的气流所带动,在他的身体落在那处屋顶上时,便已经落在那些孩童的身边。

    “她是魔宗的人,也是将你们引来此处的主使人,我奉命先将她交给你们。”

    这名遗族微微抬头,看着已经凌空而来的原道人,直接说道。

    原道人很意外。

    那些孩童也是哭喊够了,此时突然看到有人像神仙一样飞来,他们顿时止住了哭声。

    这名遗族却是根本再没有说话,他也似乎根本不想和原道人有任何摩擦,他转身就走。

    银色的星光光幕之中骤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缺口,他的身影就在一息之间彻底消失。

    “是遗族的人。”

    白月露看着他消失之处,面色变得极为严肃,她轻声道:“北魏杨氏门阀,每一代只有三名最杰出的天才才能够得以传授他们祖传的星宿海秘术,他们能够将阵法和遁术融为一体,还能真正的利用星光。在北魏,他们的遁术能够躲避任何修行者和法器的感知。”

    “所以魔宗的人,反而请动了北魏的遗族。但北魏的遗族却似乎不待见魔宗的人。”原道人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天都光的身上,“他们将你直接交给我们,是什么意思?”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