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五十五章 沐光

第九百五十五章 沐光

    寂静的废墟死城里,突然响起了哭声。

    这并非是鬼怪的哭声,而是那些天模国的孩童醒了。

    这些天模国的孩童醒来时,他们发现自己就都躺在一个残破的屋顶上。

    这些不懂事的孩童哪里想得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且他们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又渴又饿。

    最为关键的是,周围一个大人都没有,都是废墟和沙漠,偏偏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幽幽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廓,“哭大声点,只有哭得大声,外面的人才会听到,才会进来接们出去。”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啊,们又是谁啊?”

    “我好饿啊。”

    这些小孩子互相望着,突然一名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孩童大声的苦喊了起来。

    这是个男孩子,看上去很瘦小,但此时突然哭喊出来,却是比其余的人都要大声许多,甚至把其余的孩童都吓了一跳。

    “是妈不要我们了吗?”

    一个女童突然也哭了起来。

    她的声音反而比这个男孩子更为响亮。

    巨大衣衫下的女子在不远处的高台上,她和这些孩童隔着百丈的距离,她的面容被笼在这件巨大衣衫下的黑暗之中,即便是其余遗族的人,也根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只是事实上,她的脸上也一直都是一片漠然,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当这名女童的声音传入她的耳廓时,她的嘴角却是微微的牵动了一下。

    她忍不住在心中想,似乎天下的小孩子都会是一样。

    在遭遇到危险或是极其不开心的事情时,这些小孩子第一时间想到的都似乎是母亲,而不是父亲。

    同样,在责怪时,似乎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责怪自己的母亲。

    ……

    一名遗族行走在天罗古城的深处。

    这是一名身材匀称到了极点的男子,虽然只是穿着普通的粗布蓝衣,但光看着他的身影,很多女子恐怕都不由得心生爱慕之意。

    这名男子姓宋,名刑。

    事实上在很多年前,他的确是北魏北方五城之中最为出名的美男子。

    他在成婚之前喜欢穿白衣,他用的剑也是白鞘白柄。

    当时北魏的北方五城还是整个北魏最为繁华之地,那些风流才子和佳人,也都和如今汇聚在洛阳一样,汇聚在这北方五城。

    当时甚至有不少文采颇佳的大家闺秀效仿南朝行诗会时,都以白雪为题来表达对他的爱慕之情。

    他后来的婚姻也是一段佳话。

    在无数佳人之中,他选择的是吕氏门阀的三小姐。

    吕氏门阀当时有北方王朝最为重要的数座精炼精铁的工坊,而且祖先也是随着北魏皇族迁徙到中原的侍从之一,但吕氏门阀的三小姐却并非是那种深居闺阁的娇娇女。

    她是北方著名的水利师之一。

    北方当年一些水道的疏通,一些桥坝的建设,都出自她之手。

    然而她虽然擅长此道,她真正喜欢的,却是游历天下,绘制地图,以及寻矿探矿。

    现在北魏王朝最为重要的也是最大的银矿便是命名为吕三矿,便是这名奇女子所发现。

    她生得并非极为漂亮,然而对于宋刑而言却极有情趣。

    他也喜欢游历,尤其是冒险探幽。

    他也曾经去过荒无人烟的地方,甚至爬上过北魏和吐谷浑边缘的数座寻常人根本不会靠近的火山口。

    在和吕三小姐成婚后,两人相得益彰,经常结伴出游。

    后来他们便到了这里,也日落之前,进入了天罗古城。

    他和吕三小姐都想探清楚这座古城里到底有什么,尤其是对星光和元气的扭曲,更是让吕三小姐坚信这座城埋藏着一些稀有精金的秘密,而当年这座古城的陨落,说不定也和它拥有的财富有关。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他在这里失去了吕三小姐,失去了他生命之中的最爱。

    至于他曾经羡煞众人的容颜英姿,和失去他的妻子相比,他已经毫不在意。

    此时星光如水银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脸上坑坑洼洼,就像是漠北被流星雨砸过的陨石洼地一般,甚至比那些生过了毒瘤的人还要可怕。

    不只是他脸上的肌肤如此,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都是如此。

    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很大的葫芦。

    他的腰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葫芦。

    大的葫芦很新,小的葫芦却是已经用了很多年。

    小的葫芦里装的是产自北魏和党项边境的一种沙棘果所酿的酒,这种酒很酸,不烈,但喝过之后,却让人不断回甘,而且精神会分外的亢奋。

    这种酒,是当年吕三小姐很喜欢喝的酒。

    她

    其实是一个很多动,很不安分的女子,所以她甚至都不舍得睡觉。

    在有些困乏,却又不想将许多美好的时间用来休憩的时候,她便时常会喝这个葫芦里的酒。

    大的葫芦里,是很普通的蜜糖。

    当那名女童的哭声响起时,现在被遗族称为宋老三的他,便拔出了这个大葫芦的塞子,将大葫芦放在身旁的断墙上。

    甜美芬芳的蜜糖如丝绸的线般流淌出来,不断落向地面。

    一股澎湃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那些缓缓渗入沙地的蜜糖,被他的力量震入地下深处。

    这些甜美芬芳的气息就像是点燃火堆的一个引子,这座星光里的死城,突然之间好像活了起来,沙地之中的深处,有许多团聚在一起的盐晶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

    这些盐晶只比黄豆略大,椭圆形,就像是一个个小小的蜜罐,然而在此时,这个蜜罐的一端,就像是被人从内里推了开来。

    一些红色的蚂蚁从长年的沉睡之中醒来。

    这些蚂蚁十分古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盐晶之中生长出来,它们的身体表面也裹着一层坚硬而晶亮的盐壳,然而它们的体内,却像是有一丝丝的火焰在流淌。

    无数这样的蚂蚁从盐晶之中钻出来,然后钻向地面。

    它们因为那种甜美芬芳的气息而苏醒,却并不朝着那蜜糖滴落的地方爬去,它们在沙砾上行走,身上却响起清脆的剥落声。

    它们身上的晶壳像烤过了头的鸡蛋一样炸裂开来,然后生出翅膀。

    它们透明的翅翼也是红色的。

    就连银色的星光都不能将它染红。

    无数火红色的飞蚂蚁腾空而起,就像是有一片深红色的云雾,骤然升腾了起来。

    这些飞蚂蚁感受到了新鲜血肉的气息,那些才是对它的生命和繁殖有着真正的吸引。

    也就在此时,这名被称为宋老三的男子拔出了小葫芦的塞子。

    一缕明黄色的酒液从葫芦口落了出来。

    他的眼瞳被映成了黄色。

    他的眼睛里有无尽的感伤。

    在下一刹那,这些酒液消失了。

    酒液变成了无数细小的气流,在他的真元御使之下,变成了无数张符。

    (终于不怎么咳嗽了,明天应该能恢复快速更新。)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