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五十章 独一无二

第九百五十章 独一无二

    沙洲之中白昼和黑夜之间的温差很大,白昼被烈日爆?

    很多人不喜欢酷热,然而极少会有人在黑夜降临之后,还在沙漠之中赶路。

    因为这是无数旅人用生命总结出来的经验,在黑夜降临之后的沙漠之中赶路,往往容易不知不觉迷失方向,然而往往只要偏离路线数里,便有可能永远迷失在茫茫的沙海之中,变成被沙海吞噬的枯骨。

    只是对于守候在花模国外的天都光而言,今夜她却有十分重要的客人,或者说盟友到来。

    一名苦行僧侣跟随在她身后,朝着南方行进了大约数里,然后在数道断墙边停留下来。

    人一直是这世间最复杂最奇特的生物,似乎任何艰难困苦的地方,都会有人停留的痕迹。

    即便是这样的沙海之中,都曾经有人在此开过客栈,或是酒肆?

    只是在这种地方做生意,或许只有那名曾经的老板才有兴趣,所以绝对不会长久。

    天都光此前也不知道来没来过这片简单的遗迹,她乘着月光,很有兴趣的在几片断墙之间用脚踢来踢去,以她这样的身份,若是不知隐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她在此次寻觅什么重要的宝藏或者线索。

    然而她最终只是踢出了几片旧瓦,踢出了一个并不完整的黑茶罐。

    即便只是如此,她还是兴致勃勃的蹲了下来,研究了那个黑茶罐很久。

    跟随在她身后的苦行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做着这些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当他的眉头都忍不住微微蹙起时,夜空之中已经是繁星似锦,一片片星云就像是重重叠叠的银河压在了他和天都光的头顶。

    也就在此时,他看到前方不远处的沙海之中,出现了一片银色的光。

    这片银色的光就像是很多星光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液滴,形成了池塘。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片银色在他的眼中迅速消失,变成了一片比夜色更为深沉的黑意。

    许多道人影超脱了他的感知,直接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就像是许多突然出现的石块,鲁莽至极的直接砸进了他的识海。

    看着其中两道如山般巨大的身影,看着最后方一名骑坐在一口巨大黑棺上的瘦小身影,只是这三人,就已经让这名苦行僧知晓了这些人的身份。

    即便是这名苦行僧都顿时脸上变色,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声音微寒的问身前的天都光,“你是如何说动他们的?”

    这些是遗族。

    被北魏皇帝抛离在北方五城的皇族以及一些在迁都洛阳前北魏最显赫的权贵门阀。

    他们现在虽然被称为遗族,让他们和那没落的北方五城一起被遗忘,但这名苦行僧却很清楚这些人的实力。

    除了那些和北魏皇帝有直系血亲的皇族之外,那些原本在北魏迁都之前最显赫的权贵门阀,也都是最早随着北魏皇室的血脉一路征战而来的门阀。

    这些人不服和他们政见不和的北魏皇帝,更加不服魔宗大人。

    从很多年前北魏皇帝开始用魔宗时,他们就认为北魏皇帝用魔宗,便是要尽可能的减少对他们的依赖,以及用魔宗来制衡他们。

    事实也是如此。

    魔宗在北魏得到了北魏皇帝的重视,并得到了相应的支持,而魔宗后来的一统漠北,也将盛产诸多奇特陨铁陨晶的漠北从这些人的控制范围之中拿了出去。

    再过了数年,这些人便和西域诸国断了联系。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人也始终将魔宗视为最大的敌人。

    魔宗从来不善待敌人。

    他即便再繁忙,也会抽出时间去解决那些有可能为患的敌人。

    只是从北魏迁都洛阳之后,到灵荒起始,到北魏和南朝开始大战,他和北魏皇帝却一直没有联手去剿灭这些遗族。

    不是因为这些人和北魏皇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是因为这些遗族在过往百年里,甚至都垄断着北魏北部许多修行资源,尤其是珍贵的陨铁的出产。

    在外界看来,虽然有很多陨铁陨晶被不同的方式运送出来,被不同的势力控制,然而实际上真正最为珍稀和最为强大的那些炼器材料,那些最惊世的东西,却只有小半落在了漠北苦行僧宗门手里,大半在这批人的先祖迁徙经过漠北荒原时,就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这些现在被统称为遗族的宗族的修行者们,他们和天下所有的修行者最为显著的差别,便是他们的身上往往有凌驾于自身修行境界的独特法器。

    这些法器独一无二,因为本身的炼器材料,便是独一无二。

    其实在这些宗族真正的形成遗族之前,魔宗大人当初也并不怎么将他们放在眼里,因为许多法器虽然独特,但也有着诸多的缺陷,并不像自身的修为境界一般可靠和全面。

    然而当诸多拥有奇特法器的人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奇异的抱团取暖的联盟之后,便是魔宗大人自己,却也是有心远远的避开这些人。

    因为就连魔宗大人都并不知晓,其中有些法器的真正奥妙,他也不知道,这些有着各种各样功用的强**器联手起来,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威能。

    这些人在这些年里,实则也很清楚合则强,分则容易变成一盘散沙,被逐个刺杀的道理,所以这些人在北魏迁都洛阳之后的很多年里,也是无比隐忍和低调的活着,他们团聚在北方五城之中,就如同团缩在城墙深处的阴影。

    “这些人的心境很复杂,但总体而言,北魏其实就像是他们一手创立的孩子,他们不想见到北魏毁在现在的北魏皇帝的手中,而且他们必须要为自己留一些后路。所以我答应他们,即便他们无法取得足够压迫北魏皇帝的东西,我也会给他们开放漠北往西域的通道。我相信对于魔宗大人而言,看着这些人消失在北魏,也是最好的选择。”

    天都光笑了起来,道:“当然最为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和他们做买卖的是我而不是魔宗大人,他们不相信魔宗大人,但可以相信我。因为我不够魔宗大人那般可怕,对于他们而言,我也不够强大,但的确能够帮他们做成很多事情。包括在西域之中的很多事情。”

    “原来你是想依靠他们来对付剑阁的那些修行者?”

    这名苦行僧的眼神依旧冰冷无比,“只是你觉得他们能够应付得了?”

    “我早就和你说过可以,因为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原本和我一样来自西域。”天都光笑了起来,“他们知道这片沙海里的很多秘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