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九章 圣物

第九百四十九章 圣物

    洞窟的空间并不阔绰,两名天密寺的年轻僧人受召而来,进入这密窟之后,便显得有些拥挤。

    这两名年轻僧人和当年记载中轮流背大俱罗遗体的年轻僧人岁数差不多,力气也应该不会相差许多。

    听到要试着挪动这大俱罗金身,这两名年轻僧人心中都是震惊,两人都是先行诵经行礼,这才上前小心翼翼的一前一后试着去搬。

    这两名年轻僧人如此小心谨慎的模样,一是对这大俱罗尊敬,二是这大俱罗已经坐化许多年,他们只怕对这金身造成损毁。然而两人只是刚试了试,便都发出惊呼,口中崩出的全部是花模国此处的方言。

    “果然和您所说的一样。”

    那名会说南朝话的老僧瞬间瞪圆了眼睛,“我这两名徒孙说这金身如同铁铸一般,过于沉重,甚至于好像和石台生在了一起,根本搬不动。”

    原道人点了点头,他示意那两名年轻僧人已经不用再试,然后伸手凌空一指,一道气劲落在大俱罗的金身上。

    铮的一声轻响。

    他这股气劲消失无踪,大俱罗的金身纹丝不动,发出金属般的震鸣声,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是凡胎肉身,真的有如神铁。

    “怎么会这样?”

    白月露也大吃一惊。

    这大俱罗金身太过神异,在所有修行者典籍的记载之中都未曾见过这样的特例。

    “我剑阁之中,对于最早的一些佛宗大能的神通也有记载。当年最早的佛宗大能开悟,便是参透了日月星晨流转的一些玄理,他们的强大之处,其实并非是和后来的修行者一样,吸纳足够多的天地灵气于体内,而是能够利用日月星辰流转自然产生的力场,形成围绕自身的独特场域。这种场域,可以看做是强大的法阵。”

    原道人平静下来,缓缓说道:“在最早这些开悟的佛宗大能的经著之中,他们认为万物生灵皆有灵息,就如那些最寻常的草木,都能和天地星辰的力量交相辉映。他们静坐参悟,在许多地方一坐便是许多年,就是修行利用周围万物和天地星辰之间的沟通辉映,来修炼出自己的神通。”

    他顿了顿,看向那两名老僧,道:“我在接近天密寺时,便感觉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这气息笼罩的范围之广便如同一个巨型的法阵,但现在想来,应该便是我所见典籍之中记载的佛宗大能的场域力量。按照经著之中的记载,那些强大的佛宗大能讲经时,所带来的场域力量甚至能够笼罩整个大城,令大城之中所有的民众都能感到这种场域的力量,如同沐浴在真正的佛光之中。所以天密寺中,应该是有当年那种修炼场域力量的佛宗大能遗留的圣物,大俱罗当年来到天密寺,恐怕也是从天密寺的这件圣物上得到了感悟?”

    “原来您也是大能!”

    老僧人大吃一惊,直接对原道人行了一礼。

    对于天密寺和许多西域的佛宗而言,修行的道理是相通的,根本没有佛宗和道宗的区别。佛宗最初那批大能的时代已经过去,后世的佛宗修行者已经罕有能够接触到那个境界层面的大能。对于这名老僧人而言,能够感知到佛宗圣物产生的力场,便是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已经和这圣物有了佛缘。

    这种境界的大能若是修行佛法,再上一步,便能接近最初那些开创佛宗的大能,能够令佛光笼罩一座圣山,或者一场讲经便能令很多人同时开悟。

    “大俱罗前辈的金身此时有如神铁,一是因为他所修的功法特殊,在他坐化之后,他浑身气血太过凝练,便固化如晶石。再者他融汇了诸多神通,身体经络和窍位也和周天感应,形成独特场域。他虽然坐化,但他这具金身,无数年来渐渐和周身场域融为一体,元气凝练到了惊人的地步,所以真正如同神铁一般。”

    原道人看着大俱罗的金身,也是忍不住再次行了一礼。

    大俱罗后半生都在外游历,而且所去之处距离现在世上最为繁华的中土王朝都距离甚远,所以有关他所留的记载不多,即便当年沈约有意寻找,所得也是极少。

    而那些记载之中,也几乎只记载他修炼肉身,气力惊人,但此时看来,他却是当时修行者中真正的集大成者。

    他以肉身修行为始,最后却恐怕不只是借鉴了天地灵气篆刻法阵的修行之法,还融合了那些顶尖佛宗大能的修行法门和对于天地星辰的参悟。

    也难怪他虽然并非是真正的佛宗修行者,但这些佛宗的僧侣对他却是真正的尊崇。

    其实像大俱罗这种人物,也的确是和当年仅有的几位佛宗大能一样,几乎超出了肉身凡胎的范畴。

    “我天密寺虽地位不显,但的确有佛缘,我天密寺最早的僧众侍奉一名佛宗大能,这名佛宗大能坐化之后,皮囊自动褪去,化为尘埃,连身上的僧袍都同时化为尘埃,但他生前用以念经计数的一串鱼骨佛珠,却是完整的遗留了下来,是我天密寺的圣传法器。”

    老僧人也不隐瞒,看着原道人等人说道:“只是无数年来,即便是我天密寺修为最为精湛的上师,也只是知道这圣物神妙,却从来感知不出这圣器的力场,您是继大俱罗前辈之后,第二个能够感知到我天密寺圣物神通的大能。”

    “大俱罗的修行之法并未断绝,我剑阁之主林意便得了他的传承,此时也已经接近他最初来西域时的修为。只是他身处险境,无法亲自前来,所以我想将大俱罗前辈的金身请走。”

    原道人的眼神热烈,他此时心中料定,若是他自己来参悟这大俱罗的金身,恐怕根本不得其法,只知无比玄奥而无法领悟清楚,但林意不同,林意走的是大俱罗之路,他的气血和大俱罗当年的气血近似,只要林意的气血在大俱罗这具金身之中流转,必定能够感悟到其中的奥妙。

    林意就像是阵枢,可以重新启封这座沉寂的法阵。

    只要法阵的力量复苏,林意便能感知到其中的元气如何流转,能够感悟其中的奥妙。

    这老僧人想了想,并不拒绝,反而道:“既然事关他的修行,我天密寺这圣物当年对大俱罗前辈有用,对他的传承说不定也能有所帮助,那这件圣物你们也一并带去。”

    原道人没有想到这名老僧竟然主动提议,他呆了呆,顿时郑重躬身行礼致谢。

    老僧回礼,心中却也是感慨。

    千百年来,佛宗已经没有再出那种一人讲经,佛光能够笼罩一城,令一城的信众都得好处的大能。若是再有这样的大能出现,能够令这种圣物惠及众生,对于他们这些僧众而言,便是无上功德。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