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八章 死寂星空

第九百四十八章 死寂星空

    都澜等人早些年也早已到这里参拜过,进过洞窟见过大俱罗的金身,此时便不跟随进洞,只是在外候着。

    原道人和白月露,萧素心三人跟在两名老僧的身后依次进了洞窟之中,那名剑阁的盲剑师阴黎也只是在洞外等着。

    这天密寺的僧众和北魏、党项一带的密宗僧众的教义也不知有无相似之处,但是这种放置金身的佛窟和南朝是有明显不同,南朝的高僧若是金身不腐,大多都是直接建造大殿,安置为肉身佛,有些是直接在肉身外又塑金身,造大佛像。

    哪怕有些高僧火化了,一些遗骨舍利也往往建造高塔,供奉在高塔下地宫之中。

    党项一带的密宗僧众是分成两派,一派也是供奉在殿宇之中,只是不让信徒观瞻,而另外一派则是天葬,或者直接将尸骨封存在一些石洞之中,用乱石封起。

    天密寺僧众的教义似乎和党项那些苦行僧众比较相近,这洞窟并未经过精心的修饰,只是保持着天然的模样,入口处十分狭小,进去之后也并不宽敞,原道人和白月露、萧素心三人跟着前方的两名老僧约莫往前走了十余丈,石窟略微倾斜往上,这便已经到了供奉大俱罗金身的密室。

    这室内充满着各种香料的香气,空气也不刺鼻,有些微的风流自顶部而来,似乎是这风化山岩之中本身便有缝隙。

    密室燃着长明的酥油灯,虽然并无肉眼可见的明烟,但长年累月下来,这密室顶部却是已经一层漆黑的油泥发亮,就像是人为涂抹上去的黑顶一般。

    密室也不过最多能够容纳七八人的模样,大俱罗的金身便供奉在靠壁的石台上。

    这石台倒是一个天然的莲台模样,恐怕当年天密寺的僧众也是因为见到这里有一个这样的天然莲台,才将大俱罗的遗体安放在这里。

    此时这大俱罗的金身用一块黄色的布匹蒙着,布匹上不染任何灰尘,想来是这些僧侣经常擦拭或者更换。

    这两名老僧到了跟前,又认真的拜了拜,这才郑重其事的将蒙盖着大俱罗金身的黄布缓缓取落。

    虽说在路上早已从都澜的口中知道了大俱罗金身的概貌,但当这黄布被取下的一刹那,原道人和白月露、萧素心三人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震惊之感。

    他们想象之中的大俱罗金身,即便肉身再怎么不腐,无数年过去,身体里的水分自然流失,在他们脑海之中的画面,应该是干硬如朽木。

    然而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具大俱罗的金身,给他们的第一感觉,根本就像是某种金铁的塑像,根本不像是人的肉身。

    这大俱罗金身的五官和肌肤,看上去就像是直接固化了一般,根本没有干枯之感,明明头发、肌肤上的毛细孔和毛发都是和生人无异,肌肤也不见任何的皱纹和收缩,但这具肉身在酥油灯的灯火照耀下,给他们的感觉却像是某种神铁铸造一般,甚至带着那种不同寻常的神铁才拥有的反光。

    这大俱罗的金身此时盘膝而坐,他的身材比寻常人似乎略微高大一些,但也不过分高大,他的五官生得也是边民的模样,对于南朝和北魏的审美而言,五官都并不精致,有些粗犷。

    但真是因为他的肉身并不干枯,甚至给人一种神铁般的感觉,此时哪怕紧闭着双目,神态安详,却依旧给人一种强烈的威压之感。

    即便是以原道人此时的境界,他也陷入了绝对的震惊之中。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这两名老僧行了一礼,他并未说话,这两名老僧却也早就知道他们的来意,也只是点头应允,并不多说什么。

    密窟之中闪现出丝丝缕缕的淡黄色光晕,数丝极为柔和的真元从原道人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然后缓缓落在这大俱罗的金身之上。

    只是一刹那,原道人微蹙着的眉头骤然舒展开来,然后脸上所有的线条全部化为无限的震惊之意。

    他的真元无比顺畅的沁入了大俱罗的这具肉身之中。

    然后他的神识感知就像是被瞬间抽空,引入了一个无限幽深的空间之中。

    就像落入了一片无比静寂的深海。

    然而在下一刹那,他的感知之中,再不是深海的感觉。

    因为便是地上的海,都嫌小。

    他的感知,就像是落入了无限宽广的星空。

    星空,便是大俱罗的肉身,星空之中许多沉寂的死星,便是大俱罗体内的无数窍位,便是他活着的时候,体内气血交汇的无数节点。

    他的真元若是落入其余任何修行者的身体,甚至哪怕是在自己的身体经络之中穿行,都自然会有或多或少的阻力,然而他的这些真元落入大俱罗的身体之中,却是毫无阻碍之感。

    即便是像原道人这样的存在,他也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修行者的经络,有如此的宽广。

    他可以肯定,即便是当年南天三圣之中的沈约和何修行,他们身体里的经络,也不会如此的宽广。

    他从未想过,一名修行者的身体会如此的强大,会在他这样修为的修行者的感知里,都像是一个无限的星空。

    他的情绪剧烈的波动起来。

    他身外的空气里,涌起阵阵透明的涟漪。

    那些长明着的酥油灯的灯火上,响起轻微的哔啵的声响。

    他沁入大俱罗身体里的数缕真元也随着他的情绪波动而在大俱罗的体内震散。

    但在这些真元散碎的一刹那,这些真元对于他的感知而言,也像是骤然亮起的数缕火光散射出无数的光线,照亮了那片寂灭的星空。

    他的感知里出现了无数的线条和符文,甚至像是文字。

    他的面色渐渐恢复平静,但身体却是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

    他知道自己和林意猜测的结果应该是对的。

    大俱罗的身高其实和他差不多。

    此时他的肉身寂灭,那些经络依旧能够给他带来无比宽广的感觉,只是因为这些经络都像是无数的阵枢。

    这具身体里,就像是有无数个空旷的法阵。

    他的真元对于这世间的修行者而言,已经太过强大。

    然而对于存在于大俱罗身体里的这些法阵而言,却只是微不足道的气流。

    所以当海量的元气积蓄于无比宽阔的空间之中,又随着这人的心意汹涌的流淌而出时,会是何等的威能?

    “当年将他的金身放置在此处之后,你们之后应该再也没有移动过他的身体?”

    他看着那两名老僧,认真的问道。

    这两名老僧之中有一人听得懂他的话语,于是便点了点头,道:“从未搬动过。”

    “他现在的身体,应该比坐化时要沉重得多。”原道人收敛了心神,认真的问这名老僧,“当年他坐化之后搬运此处,有没有留下记载?”

    “他的金身,怎么会比当时沉重许多?”这名老僧也惊愕起来,“当年是由我天密寺的两名僧人将他轮流背到此处,当年对他的体重并未有特别的记载,那按常理而言,他的金身就算比一般人沉重一些,也不会沉重太多,否则自然被视为有异。”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