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天密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天密

    萧素心苦笑了一下。

    北魏皇帝是连南朝人都公认的英主,只是即便像这样有能力有气魄的皇帝,却依旧暂时无法解决北魏的许多固疾,再联想到此时南朝皇帝的处境,她的心中都不由得冒出做个皇帝真难的念头出来。

    都澜此时反倒是有些理解她此时的情绪,哪怕是像花模国这种小国,虽然身处沙海之中,看似与世无争,但身在帝王家,其实也是每日战战兢兢。

    不只是是要担心和西域一些强国的关系,甚至有一些上了规模的马贼和流寇,都有可能给花模国这种小国带来灭顶之灾。

    这便是花模国虽然只有两万余军力,但之前夏巴萤召集联军时,花模国却还是派出了近一半军力出去的原因。花模国这种小国,自身没有自保之力,便只能作为某个强者的附庸。

    若是让都澜自己选择,倒是还不如身为一名西域之中的寻常修行者,这样每日反倒是自由快活一些。

    只是每个人生在这人世间时,便已经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安好了位置,却是身不由己了。

    此次从党项回到花模国,都澜王子是真正开心的。

    因为不只是他们所仰赖的夏巴萤一统了党项,而且支持夏巴萤的林意也和他们尊崇的“大俱罗”有着特殊的渊源,在他的心中,他自然是想着天密寺的大俱罗金身能够再帮到林意,如此一来,恐怕今后百年,花模国都不再需要活得战战兢兢。

    花模国这种小国严格意义上而言,也只是相当于南朝或是北魏的一座中等城市的城邦,再加上风土人情不同,所以王族也并没有南朝和北魏那种威严。

    城中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皇宫门口,在距离皇宫还有数箭之遥时,皇宫之中的皇帝和皇后等人,都已经出来亲自迎接这支特殊的使团了。

    这花模国的皇帝也是一头微曲的褐色头发,腰间也是配着一柄金色的月牙长刀,他的座辇是用两头小象拉着,座辇包裹着金皮,周围全部装饰有鲜花。

    这皇帝一出来,周围的侍卫也不驱赶民众,倒是开始拿酒坛给民众分发美酒。

    民众欢呼阵阵,这倒是真正的与民同乐。

    在皇宫内里,却是已有几名天密寺的僧侣在候着。

    不多时,皇宫里鼓瑟齐鸣,欢迎党项远道而来的贵客的宴会已然开始,然而实际上,参与宴会的便只有这支驼队里的夏巴族人,都澜皇子以及白月露等人,已随着这几名天密寺的僧侣悄然出了皇宫,朝着天密寺而去。

    天密寺在花模国皇城以北,便是外面沙丘高处所见的那些峡谷深处。

    天密寺的规模不大,只有十余间小型的佛殿,而且大多都是依托山体雕琢出来的洞窟。

    不过天密寺的历史倒是比花模国还要悠久。

    早在花模国在此立国之前,这片绿洲上就已经有几个王朝的兴盛和衰落,距离花模国最近的一个王朝叫做罗密王朝,天密寺就是在罗密王朝的废墟上建立起来。

    花模国缺水,所用饮水全部都来自于深井采水,所有暴露地表的水泊,其实都溶解了大量的石灰岩质根本无法饮用,天密寺所在的这片风化岩形成的峡谷之中,虽然光线晦暗,却也不阴湿,地面都是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沙砾,十分干净整洁。

    花模国的民众并没有烧香拜佛的习俗,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人去往天密寺,进入这片峡谷之后,便悄无人声,只有驼队行走时,骆驼蹄足踩踏在这沙砾上的沙沙声。

    在远处沙丘上所见的花树却是生长得十分高大,一株株花树都有两三丈高,花树上的树叶和榕树的树叶类似,只是盛开的花朵却是如云似锦,分外的浓烈。

    “这种花木叫做什么,在南朝和北魏似乎都没有。”

    白月露看着这些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花木,却是好奇的问道。

    “在西域一带,也只有我们花模国这片地方有这种花木,我们一般叫做凤眼花,这些花瓣每一片都像是一只丹凤眼,这种花木一共有三种颜色,一年四季都开放,但奇特的是,有些花树今年开粉红色,明年却又有可能开深红色,最为奇特的是,偶尔还会开一种黄红条纹相间的花朵。”都澜微笑作答,“这种花木的树干木质其实也极美,是金黄色的木质,内里有沙金般的斑点,只是我们花模国平时绝对不会砍伐这些花木,只是偶尔有自然枯死的,才将之取用。天密寺中有一个金色殿中的一尊坐佛雕像,便是用这种花木雕琢而成,若是有兴趣,一会便可去看看。”

    “先去参详大俱罗前辈的金身要紧。”原道人开口,轻声说道。

    他的面色有些凝重。

    不知为何,从外面看这片峡谷似乎十分寻常,但一旦真正走入,越是接近峡谷深处的天密寺所在,他就感觉到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

    他不知道这种气息是否因为大俱罗而有,还是因为之前就已经存在,是当年大俱罗之所以来到此处的原因。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片地方绝非寻常。

    他的感知放开,只是随着驼队的前行,他依旧无法感知这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来源于何处。

    从峡谷入口进入四五里之后,便已到了天密寺的佛殿所在,只是天密寺中的僧人已经知晓白月露和原道人等人的来意,并未将他们朝着那些殿宇引去,而是继续朝着峡谷深处前行,最终在一块花木环绕如同天然巨型佛塔的岩石前停了下来。

    有两名老僧人早已在此等候,见到都澜和白月露等人,顿时齐齐行了一礼。

    “这种气息和大俱罗难道无关?”

    原道人知道这块岩石之中的洞窟应该是大俱罗遗体安放所在,只是似乎到了这里,那股玄之又玄的气息却反而缥缈了一些,两番对比之下,似乎那股气息其实来自于天密寺的佛殿之间。

    这两名老僧都是天密寺之中辈分最高的僧人,只是当年的大俱罗对于天密寺僧众而言,是真正神一样的人物,所以知晓白月露和原道人等人是受大俱罗的传人派遣而来,心中也是尊敬到了极点。

    这两名老僧行过礼后,也不多言,只是转身带着下了骆驼的众人从花木之中穿行,到了那块风化岩石的下方。

    岩石的底部,有一架简易到了极点的木梯往上架着,通往一个洞口,洞口离地不过一丈有余,洞口狭小,也仅仅能容两人同时弯腰进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