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六章 遗族

第九百四十六章 遗族

    天光略微黯淡了些,沙漠之中的气候急剧变冷,许多夜间活动的蜥蜴和蝎子却从沙海的深处悄然的钻了出来。

    天都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党项人擅长御鹰的手段,铁策军之中似乎也有人蓄养战鹰,我们倒是要小心一些。”

    几名苦行僧侣都仰头看向天空。

    几个人心中都有些疑惑。

    天空万里无云,空无一物。

    按照他们认识的天都光,很少会说这种无端忧虑的话语。

    既然沿途所见似乎都是没有鹰隼出没,便无需去担忧。

    这似乎不像这名魔女的风格。

    在今日的这次简短的谈话过后,虽说处于同一阵营,但在这些苦行僧侣的心中,天都光也已经成了他们阅读的经卷上才会出现的那种魔女。

    因为这世间几乎所有人的行事都为名利,哪怕是他们这些苦行僧众,哪怕已经抛去了一切尘世之中的业障,甚至将除了修为之外的所需都降低到令人无法想象的水准,但心中对于宗门的经要,对于信仰的佛,却始终不可能舍离。

    但天都光却是那种他们经卷上才能看到的怪物,这种人身在红尘之中,只想将红尘搅得一塌糊涂,然后她自在其中看戏,自在其中笑。

    哪怕万千众苦痛,哪怕无数人沉沦于乱世之中,却似乎便是她所想见的。

    这样的人,就像是经卷之中地狱的修罗,越是见到血腥,越是见到杀戮,便越是狂热而无法自拔,绝对不会恐惧和无端的担忧。

    然而这几名苦行僧并不知道,天都光之所以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只是因为她在远远的眺望着那支驼队时,却也隐约有种在被人窥视的感觉。

    这和修为无关。

    这些苦行僧侣的修为都在她之上。

    这就像是一种动物的本能。

    她在西域的沙漠之中长大,西域的绝大多数沙漠,她都去过,她经历过的许多事情,连那些穿行于西域各国之中的驼队领袖都无法想象,这种充满死寂和随时会到来的未知死亡的沙海,原本就是她最熟悉的天地。

    越是接近死亡,感知反而越是会敏锐。

    有过无数接近死亡和始终在濒临死亡的险境行走的人,才会拥有这种动物般的直觉。

    这种被人窥视般的感觉,白月露也有。

    “这次的旅程,恐怕未必会轻松。”

    在进入花模国的都城之前,她转过身看着身侧的原道人,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原道人微微的怔了怔。

    他也并没有感知到什么明显的异常,只是他很确定白月露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接着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

    他们这支驼队里面有花模国的王子都澜和两名花模国的修行者,有五名随从却都是夏巴族人,都是多次往返这条线路的向导和驼队领袖。

    除此之外,随着白月露和原道人来的,还有萧素心和一名剑阁之中的盲剑师阴黎。

    在现在剑阁残存的修行者之中,这名盲剑师阴黎也是战力仅次于原道人的存在。

    花模国在整个西域之中也只能算是小国,这绿洲所在,就是他们的全部国土,唯有绿洲中心的这一座大城,城中人口也不过十余万,在大城之外零零散散的民众加起来,也不过三十余万众。

    不过听说都澜王子带着没藏王和林意大将军的使者到来,从城门开始,便有无数的民众夹道欢迎,放眼都是人群,给萧素心的感觉是简直比建康一些大集的时候还要热闹些。

    这些民众在她的眼中自然是十分新奇,不只是衣饰和南朝的民众看起来截然不同,都是颜色浓烈,如同戏服。而这些人的肤色也是分外白皙,连眼瞳的色泽都和南朝人不同。

    这夹道欢迎的人群最外侧,则是这花模国的军士,这些军士的阵容虽然还算严整,但在她眼中却总少了些肃杀的味道,似乎身上那种森冷的甲胄不多,反倒是各种金银的饰品居多,就连佩刀和所用兵器上,都似乎由军官品阶的不同而镶嵌着不同的宝石,看上去也是花花绿绿。

    随着一阵阵她听不懂的欢呼声响起,许多民众从手中的花篮之中抓起大把的鲜花,朝着驼队之中抛洒,香气四溢。

    这花朵都是深红色和深紫色,一片片花瓣都有婴儿手掌般大小,十分奇特。

    都澜王子是早已经见多了这种场面了,他在驼队的最前方不断的朝着欢迎的民众施礼回谢,看着萧素心有些讶然的样子,他倒是会错了意,有些自嘲般笑了笑,轻声道:“倒是让诸位见笑了,花模国一带有色的水晶宝石倒是不少,在西域各国之中通贸也受欢迎,只是限于和南朝、北魏无法通贸,所以寻常的金铁倒是比较短缺,所有有些刀剑看上去虽然富丽堂皇,但真正厮杀起来,却是和南朝的兵器根本无法相比。不过我花模国偏安一隅,这些年来与诸国交好,倒也不惹战事。”

    萧素心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只是从未来过西域,见风物不同而惊诧,到并未联想到军力战力。只是按地图来看,花模国去北魏的确比去党项和吐谷浑更近,花模国对于北魏而言按理又毫无威胁可言,为何北魏会限制和花模国通贸,是那些漠北苦行僧和诸多游牧部族不好接近?”

    “其实在北魏迁都洛阳之前,我们和北魏还尚且有通贸,但北魏迁都洛阳之后,不只是我们花模国,几乎是所有的西域诸国,都已经和北魏断绝了通贸。”

    都澜王子知道萧素心不知隐情,他便细细的轻声解释道:“倒不是漠北的苦行僧和那些部族不好接近,以往漠北的许多陨铁,其实也是他们流传到西域,只是当时北魏迁都洛阳,北魏皇帝和一些保守派之间有剧烈的纷争,那些保守派因为害怕自己的利益因为迁都而受损,所以甚至起兵叛乱,当时北魏的北方大乱,后来虽然被铁血镇压了下去,但是直至今日,北魏漠北虽然被魔宗一统,但漠北之后的大片区域,依旧有许多隐而不发的反抗势力,那些门阀既突破不了漠北通往西域,又不想北魏皇帝顺畅的在北魏的北部经营,所以便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他顿了顿之后,道:“那些人在北魏似乎被称为遗族,本来是北魏拥有至高权势的一大批人,甚至其中有些人是皇族的血亲,但因为和北魏皇帝政见不合而反对迁都,最终被北魏皇帝遗弃,就像是放逐般丢在北方五城。这些人很多已经不在明面上做事,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北魏皇帝应该只是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收拾这些地方的遗族而已。”

    (虽然病的不轻,但是看到书评区一些书友的评论,还是忍不住敲击键盘碎碎念呢,白月露和元燕的关系,哪里是突然变化呀,看书都不仔细哦。之前这天都光已经设法截杀过元燕一次,结果就是因为元燕没有真正的苍狼血脉,才没有被她找出来我可是没有病糊涂,早就安排好的一盘大棋呢。)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