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四章 天下共敌

第九百四十四章 天下共敌

    轰!

    其余人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林意的身周已经一声轰鸣,这名供奉已经被林意抓在手中,一把提起。

    林意的面色竟是前所未有的狠厉,令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哈哈!”

    这名供奉却是根本不惧,反而狂笑了起来:“齐云学院二虎,林意和石憧。林意,听说你在齐云学院的时候为人乖张,这石憧可以算是你在齐云学院时唯一的朋友了吧?”

    林意眼睛微微眯起,沉声道:“看你这得意狂态,是石憧落在了你们手里?”

    “若只是落在我们手里,那也不算如何。”这名供奉笑得咳血,但脸上的神色却越发张狂,“毕竟我等在林大将军眼中,也正是和蝼蚁一般。”

    “你知道我和石憧当时有着齐云学院二虎的浑名,那今日再见了我,便应该知道我是何等性情。”林意冷笑起来,“你笑什么笑,你知道石憧是我好友,难道你就没有好友,我难道查不出来?你现在尽可以笑得开心些,你信不信我也将你的好友抓来,你说我朋友少,那你想必朋友多?你们对付我一个朋友,我便对付你们所有朋友,若是我朋友下场凄惨,我绝对会令你们的朋友下场更加凄惨。”

    “你!”

    这名供奉此时心中尽是疯狂之意,早就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然而此时听到林意这样的话语,他却是浑身冷僵,心中深处兀自有一阵阵寒意不断上涌,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于无形。

    寻常人说狠话或许只是恐吓,然而今日林意出现在他们面前之后的所为,却让他十分清楚,林意绝对会说到做到。

    为了一些寻常的铁策军军士,林意甚至千里奔袭来对付南広王和太子,逼死了太子。

    他有什么做不出来?

    “笑不出来了?”

    林意冷冷的看着这名供奉,陡然一声厉喝,“笑不出来,那还不快说你们到底将石憧如何了,我劝你不要嘴硬,想想你的那些朋友。”

    这名供奉陡然惨然一笑,道:“我们并未将他如何,只是将他是你在齐云学院时独一好友的消息让魔宗知道,而且石憧此前被调往戈阳郡为郡守,按照魔宗北上的行踪来看,魔宗应该极大可能会经过戈阳郡。”

    “你们…简直该死!”

    林意呆了一呆,瞬间勃然大怒。

    他浑身的都在炸响,不只是血肉,就连骨骼之中都在不断炸响。

    只是肉身的力量,他身外的空气却被激荡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波纹,这种骇然的气势,让南広王萧谨喻和吕颂等人都是头皮发麻。

    “你们竟然敢这么做!”

    林意的面孔都狰狞起来,他强行控制住自己,不将这名供奉直接砸成肉泥。

    “萧衍真是当的好皇帝,不仅引狼入室,让魔宗成为天下独圣…为了想对付我,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截杀我父亲也就算了,我自到了党项,就从未和石憧有过任何交集,石憧尽忠职守,是为我南朝镇守一方的将领,你们竟然将他出卖给魔宗?”

    “你们这些供奉,跟随在太子身边,你们有几个真正经历过边军厮杀,当年在钟离,我身边有多少人为了守卫南朝而死在北魏大军的手里?当时北魏大军便受魔宗调度,现在你们竟然将自己人送给魔宗!”

    萧谨喻和吕颂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也都觉得此事太过,尤其身为地方将领的吕颂,更是觉得再如何不能将自己人出卖给魔宗。

    “太子都死在你手中,在圣上的心目中,恨你肯定超过魔宗,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好评说。”

    这名供奉闭上双目,嘴角微微抽搐,“按照最新军情,魔宗的修行可能出了些问题,他不断杀戮,便是要吞噬修行者的生机以壮大自己的生机,而且在魔宗的心目之中,你和你师兄陈子云应该便是他在这世间最大的敌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应该会去捉住石憧,要等你过去见他,按照这世间来看,石憧应该已经落在了他手中,现在只是看你敢不敢去救了。”

    “很好,很好!”

    林意怒极反笑,他提着这名供奉用力一抖,这名供奉身上喀嚓喀嚓连响,等林意将他丢在地上时,这名供奉已经如同一滩烂泥般,根本动弹不得。

    这名供奉的浑身大部分骨节,是直接被他抖得错位,如同彻底瘫痪。

    “留着他的性命,若是石憧真的因此而亡,我必定要让他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大将军….”萧谨喻却是骤然不安起来,他看着林意,“这魔宗,可真是入了魔,若是直接找他对上,恐怕有危险啊。”

    他此时说话可是十分小心,也不敢说魔宗是真正的天下独圣,生怕自己说林意无法力敌,反而激得林意气盛,真的独自找上门去。

    林意战斗起来虽然看似强横无理,但他并非那种头脑发热就冲动的人,有风调雨顺真人和原道人的参照,他十分清楚自己对上魔宗肯定不敌,到时不仅救不了石憧,更是直接将自己都搭了进去。

    只是他处事也十分果断,目光只是闪动了一下,便转头直视萧谨喻,道:“南広王,我可以既往不咎,可以用你,而且西南诸郡和党项互通,可以保证你所得好处只多不少,甚至我可以提供你修行或是招揽修行者所需的灵冰,只是有一点,我要你如实禀报,不得有虚言。”

    萧谨喻浑身一震,瞬间嗅出了林意这句话之中的机遇和危险,他呼吸微顿,道:“林大将军所问何事?”

    “你当然十分清楚,你同门师兄弟沈鲲在我军中,当时我也是从你手中救了沈鲲。”

    林意道:“你和沈鲲都侍从巴郡名剑师刘雀儿,方才你动用的那剑环手段,应该也是刘雀儿的绝学,只是你师尊刘雀儿隐居在合川小镇,却和无名修行者比剑而亡,我想问你的是,这刘雀儿之死和你有无关系,你当年想要擒拿沈鲲,是因何缘故?”

    听到沈鲲二字,萧谨喻其实已经猜出林意想要问的是什么,等到林意这些话完整说完,他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我师尊性情散漫,哪怕觉得我不屑,也不会对付我,我又怎么会对付他,而且我师尊当年其实距离入圣境也不远,以我当年所能,就算想要杀师,也请不动比他还要厉害的修行者。至于我擒拿沈鲲,是因为我虽说是他师兄,但我师尊当年意外身亡后,我师尊的数门秘剑我都没有得到传授,但沈鲲却会,其中有一门秘剑叫做火云雀,其实对沈鲲没什么大用,但我主修的火雀剑环,却是和这门秘剑相辅相成,我擒拿沈鲲,就是想得到这门秘剑。至于杀死我师尊的仇人,其实我后来也有了些线索,那人似乎是前朝黄门道宗的黄柳散人,那人和我师尊倒是没有什么仇怨,但那人喜欢和人比剑,视比剑为修行,提升修为之道。和我师尊那一场比剑,他也似乎受了重伤,之后在晋兴郡养了数年伤,之后也病逝了。若是林大将军你不信,可以派人去晋兴郡查一查,晋兴郡望族蔡氏便是有子弟得了他的传承,当年那些事情,隐隐可以对得上。”

    林意点了点头,看着萧谨喻,道:“我会传信给沈鲲,让他派人去查,若是真如你所说,你师尊当年之死和你无关,我也会做主,让沈鲲将那门秘剑交给你。”

    萧谨喻顿时大喜,道:“多谢林大将军。”

    “那接下来便尽你所能,帮我传讯南朝各地,我要北上去见魔宗。”林意看着他接着说道。

    “这….”萧谨喻看了林意一眼,隐约猜出了林意的意思,却依旧忍不住提醒道:“林大将军,您是想要您师兄和那名南天院的教习得知消息之后,先行和你碰头,只是这依旧有些冒险….万一魔宗得知你消息,在他们之前便先和你遇上了。”

    “萧衍号令天下伐我,但魔宗现在其实才是真正的天下皆敌,哪怕有些风险,但我这边的机会总会多一些。”林意的想法并没有动摇,只要有杀死魔宗的可能,恐怕连北魏人都会加入。他打不过魔宗,但魔宗想要追死他,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和魔宗虽然没有真正的碰过面,但是暗中却已经交手过无数次,他十分清楚,魔宗此人的可怕不只在于修为,若是石憧在手,魔宗也绝对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去谋划,一定会把他逼出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