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三章 想见之人

第九百四十三章 想见之人

    /

    “皇太后被魔宗所杀,我师兄陈子云,竟是陈家人?”

    林意听到萧谨喻将建康一带最新传递过来的军情简略的说了一遍,也有种无法相信之感。

    越是像他这样的修行者,越是知道入圣境之上的妙真境有多可怕。

    对于南天三圣之一的皇太后而言,寻常的修行者简直真的如同蝼蚁一般,这样的修行者竟然会败亡在魔宗之手,魔宗的可怕,便需要重新估计。

    他离开党项时,最想见的人是萧淑菲。

    即便此时在萧谨喻的口中,自己父亲林望北被皇帝派人截杀似乎是确实无误的了,而且按照目前传来的所有说法,似乎都是因为萧淑菲透露了自己父亲的行踪。

    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信,越是想要和萧淑菲见面。

    萧淑菲在当年他那批同窗之中,看上去似乎性情最为清冷,但却是和他一样,是最不在意所谓的功名利禄的人,哪怕时过境迁,他自己现在对所谓的权势都没有多少兴趣,他只觉得萧淑菲也不会有多少改变。否则当年萧家严禁她和他往来,她就不会再和他暗通有无了。

    现在除了萧淑菲之外,他很想见的却骤然又多了两人。

    一个是陈宝菀。

    现在回过头来想,陈宝菀之前恐怕也不知道何修行传说中的那名真传弟子竟然是陈家的人,但既然陈子云已经显露身份,那陈家接下来是何打算,陈宝菀现在就应该清楚。

    陈宝菀在陈家自然并非最有决定权的人,但却是他最熟悉的人,是他信任的朋友。

    还有一个,却是吴姑织。

    他一直也隐隐觉得吴姑织和寻常的南天院教习似乎有些不同,然而却没有想到,吴姑织竟然是魔宗的师妹,而且也拥有着寻常修行者难以匹敌的力量。

    按照目前传递而来的讯息,吴姑织和魔宗是敌非友,但她在建康那场大战之中,却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反而帮魔宗擒走了皇太后,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魔宗原本似乎只是在入圣境,而且原本单独对敌,未必是他师兄陈子云的对手,但若是将皇太后吞噬练他的魔功,此时恐怕真的是代替了皇太后的地位,是天下独圣了。

    他隐隐觉得,吴姑织并非是想造就一个这样无敌的存在,而是要将魔宗彻底往毁灭之路上推,但目前不断传递而来的消息,却是魔宗在轻易的铲除许多南朝的修行宗门。

    是吴姑织失算了,还是另有隐情?

    这一切在见到吴姑织之前,他不可能猜得出来。

    “是否有办法帮我联系陈家的人?”

    林意沉吟了片刻,看了一眼萧谨喻和吕颂,说道。

    他以往的军情其实都靠白月露和陈尽如,但魔宗之前叛回南朝,萧衍用了雷霆手段铲除元燕在南朝编织的军情渠道,此时他的消息比任何时候都要闭塞。

    “这倒也不难。”萧谨喻顿时展颜一笑,他此时顿时有了自己是林意心腹的感觉。

    像他这样的人虽然是墙头草,见机极快,但想得倒是透彻,他只觉得只要全力辅佐林意,将来所获的好处恐怕比现在还多。

    “萧谨喻,你卖主求荣,必定被天下人唾弃!”

    也就在此时,突然有厉吼怒骂声从王府之中响起,这怒骂声充满怨毒,让吕颂都是浑身一颤,“口口声声说效忠太子,但转瞬之间竟然投靠逆贼,你也不怕天下人将你挫骨扬灰!”

    骂到此处,这人的声音突然断绝,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止住了声音。

    还未等有王府中人来回报,萧谨喻脸色就有些尴尬,轻声对着林意道:“那人是跟在太子身边的供奉,其余数名太子身边的供奉都已死了,这个只是被林将军你击昏,虽然伤重,却未死。”

    也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一名王府中人快步赶来,看了林意一眼,接着却马上低头躬身,有些不敢正视林意,迅速道:“是邱供奉,方才他大骂王爷,被我等堵住了嘴,只是这人强自用手指在地上写字,倒是未写辱骂的话语,只是写出了一个石字。”

    “石字,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落井下石?”

    萧谨喻自嘲般笑笑,却道:“我这是深明大义,不过也不用费劲猜他什么意思,他跟随在太子身边,虽然是太子身边修为最为差劲的一个,但好歹应该知道的事情比我更多,更为清楚,你们将他押过来,让林大将军审审。”

    林意看了萧谨喻一眼,他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心中对这霉米王爷倒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当年的那些同窗里,有许多权贵家的子弟其实很聪明,很长袖善舞,但眼下看来,那些比萧谨喻聪明的,却不如他无耻,不如他换脸快,那些长袖善舞的,却根本不如萧谨喻聪明。

    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恐怕倒真是可以省却不少气力,有些事情他都能反而想在前头。

    “你们是怎么对待邱供奉的,竟然这般粗鲁。”

    此时王府之中的余火已经扑熄,萧谨喻仿佛平时什么都没有发生,招待贵客般将林意引到前厅,那名供奉刚刚被押进前厅,萧谨喻就瞪大眼睛呵斥押解这供奉的几名王府中人。

    这些个王府中人倒是也有样学样,之前他们还对这些皇宫供奉恭敬至极,但此时塞在这供奉嘴中的,却是不知道哪里扯来的一团烂麻布。

    这皇宫供奉好歹是名承天境的剑师,但此时落在这几名甚至连修行者都不是的王府侍卫手里,却真是倒了血霉。

    这些个王府侍卫很清楚修行者有何等可怕,哪怕是身受重伤,这些人都并不放心,都是用铁索网捆缚了好几层,甚至还涂了一层厚厚的重铅粉。

    林意看着这名皇宫供奉,倒像是一个刚从黑泥堆里捞出来的人似的,也不知道这人在重重捆缚之下,是怎么伸出手指硬生生的在地上写了个字的。

    “萧谨喻,你真是无耻至极,明明连萧兄都是被你杀死,你….”

    这名皇宫供奉口中的破麻布才刚刚取出,便顿时气得破口大骂,口中喷出许多血来。

    萧谨喻尴尬一笑,却不回嘴。

    林意之前虽然杀死了几名皇宫供奉,但有一名剑师之前用飞剑刺杀萧谨喻,在太子被刺杀时,萧谨喻也是顺手将那名皇宫供奉给杀了。

    此时他说王府中人对这名供奉不客气,在这名供奉看来,当然是假得不能再假。

    “林意,你逼死太子,大逆不道,但你以为便能得意?”

    也就在此时,这名供奉看着林意厉声喝道:“你还记得你的好友石憧否?”

    (感冒了,码字进度略缓缓。恢复一下再暴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