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四十二章 命格

第九百四十二章 命格

    “太子死了。”

    吕颂的双脚下意识的往王府跟前挪,到了王府门口时,都有一种天已经塌下来,压在他头顶的感觉。

    寻常的军士可能还没他这种强烈的感受,但哪怕是那些读书多的乡绅,都知道“太子死了”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老吕啊。”

    南広王萧谨喻这样的人当然比吕颂更加清楚太子之死意味着什么,但他倒真是有种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就见机行事,下次遇到大事再说的心态。

    他面上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伸手拍了拍吕颂的肩膀,道:“你这军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刚刚都问过了,你们这些镇戊军的军士都搞不清楚他为何如此,明明太子自己都没有说要玉石俱焚,也没有令他杀死自己,他就直接一剑捅死了太子,然后一剑又捅死了自己,真是狠人啊,杀自己都不带犹豫的。”

    说罢他还忍不住摇了摇头,啧啧了两声,意思是以前怎么没看出沈从卿是个这样的狠人。

    “这….怎么可能?”

    吕颂此时完全没有考虑林意会怎么处置自己,因为在他看来,太子死在这里,镇戊军难辞其咎,作为镇戊军的统领,林意不杀他,建康城里的皇帝也会杀了他。

    但他此时心中虽然隐隐觉得沈从卿古怪,但兀自不相信是沈从卿杀了太子,只觉得是林意等人杀死了太子,推在了沈从卿的头上。

    “这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怎么可能有假,不信你自己问问,看见的人都在门后边。”萧谨喻点了点门里站着的十几名军士和六七名王府中人。

    “是真的?”吕颂看向那些军士。

    那些军士都有些失魂落魄精神未定的样子,但都各自点了点头。

    看着这些军士下意识的模样,吕颂的心就不断往下沉。

    “沈从卿怎么会….”

    他此时已经不是不相信沈从卿杀死了太子,而是想不明白沈从卿为什么要这样做。

    “人死也不能复生,关键在于,现在太子死都死了,你想怎么办。”萧谨喻目光炯炯的看着吕颂,看着吕颂还是有些神志不清,他便又用力拍了拍吕颂的肩膀,“想想自己的后路。”

    “后路?”

    吕颂的肩膀被萧谨喻拍得生疼,他此时心思也终于活络起来,隐约觉得林意并非想赶尽杀绝,这萧谨喻的意思是想要让他也彻底归顺林意。

    “你这….”萧谨喻却似乎嫌他想得太慢,眉梢一挑,接着挤了挤眼睛,道:“老吕你想想我这王爷是怎么来的?”

    吕颂一滞,“你这王爷…”

    他接下来这话更说不出口。

    这萧谨喻的王爷是怎么来的,南朝恐怕没几个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霉米王爷,还能怎么来的。

    萧谨喻此时看着他的神色,却是反而不以为耻,反而为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应该也想到了,因为粮草,我能成为王爷,全凭当时提供了萧衍起兵的粮草。你看现在,同样的机会摆在了眼前,又是天作之合。你想想,粮草!之前太子和我奉命调集西南各郡的粮草,现在西南一带….几乎就是整个南朝数分之一的粮草,都在我手中啊。林意大将军若是要让党项的大军开拨过来,粮草就不缺了。”

    吕颂彻底愣住。

    这真是说不出的巧合。

    “我看这真是天命。”

    萧谨喻却是面色反而肃然起来,完全没有玩笑的心思,他看着吕颂道:“老吕,你有时候不得不信命,我这命格,说不定就是大险之中求富贵的命格,你想在前朝,若不是萧衍起兵,我这米都存得霉了,管理不善,又亏空许多,到时候彻查起来,我就马上要掉脑袋。但眼看着就要掉脑袋,结果就又时来运转,遇到萧衍起兵,当时我也是无路可走啊,只能将身家性命托付给了萧衍,结果就成了王爷。你想想现在,我刚刚也就要掉脑袋了,但现在我将身家性命堵上,交给林大将军,我隐隐觉得,我将西南一带的粮草全部交由林大将军,就和当年交给萧衍是一回事,所以我看你不要死脑筋,你得信我。江山永在,皇位却是轮流坐,谁得天命谁坐王位。你得相信我的运气和命格。”

    吕颂在前朝不受重用,到了新朝才得以升迁,他对萧衍自然十分忠心,而且他读书也不少,满脑子都是不得叛逆,但沈从卿亲手杀了太子,这却将他也杀傻了。

    现在被萧谨喻这一顿游说,他心中竟然没有生出多少反感,只是有些不安。

    “王爷你的意思是,让我也为林意大将军效命?”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苦笑道:“只是像我这样的将领,又有多少本事…”

    “那不一样,我们南広郡在此之前不是战略要塞,但太子死在这里,林大将军和建康已然对立,南広郡已经是西南一带的咽喉之地,只要你能约束这镇戊军,运送粮草,沿途接应,根本不是问题。”

    萧谨喻笑了起来,他再次拍了拍吕颂的肩膀,“至于打仗,你也看到了林大将军的战力,打仗当然有他和铁策军,根本也用不着你的镇戊军冲上去送死,充做足够的劳力便成。”

    “若是林意大将军成就霸业。”

    萧谨喻的声音轻了起来,他悄声的对吕颂说道:“那我和你,还不是和我以往助萧衍成就霸业一样,也是天大的功劳,哪怕比不上他那些铁策军将领的功劳,要再在这种小地方安享富贵,我想可太简单了。”

    “.…..”

    吕颂一阵无言,但他却不由得点了点头。

    此时太子之死,以及背叛皇帝之后,会不会被建康城中许多人大书特书,指着脊梁骨骂,他心中的忧虑却反而没有剩下多少了。

    “反正皇太后也死了,他和他师兄联手,萧衍也是不够看的,现在天下唯一的对手,我看反而是魔宗了。”

    萧谨喻此时叹了口气,但他心中却美,因为说服了镇戊军,这便是替林意陡然又直接收编了数万大军,是除了接下来的粮草之外的另外一件大功。

    “你说什么?”

    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却是在他耳廓之中响起,“皇太后死了?”

    “怎么,林大将军您还不知道?”

    萧谨喻霍然一惊,转过身去,却看到林意已经到了身后不远处,他脸上顿时露出阿谀的笑容,直接就又骂了一句,“我那个逆子,一路过来竟然连这种事都没有和林大人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