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九章 亲儿

第九百三十九章 亲儿

    “太子殿下,这身衣衫是寻常洗衣妇的衣衫,王府之中洗衣妇甚多,你混在其中出行,最不惹人注意。”

    王府花园之中,两名王府中人才刚刚到了萧统身前,一人手中捧着一套女子衣裳,另外一人则甚至拿了些胭脂水粉,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名妇人,显然是要帮萧统乔装打扮一番。但其中那捧着女子衣裳的人才刚刚说完这句话,便听到外面一声轰响,紧接着惊呼声和大叫声如潮涌起。

    “不好!”

    这两名王府中人还未转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南広王和太子以及太子身周的几名青衫供奉全部骇然变色,大叫出声。

    “我去阻他一阻,太子殿下就交给你们了!”

    那名叫做徐墨渊的青衫供奉没有丝毫的犹豫,眼中决然的光芒才刚刚闪过,整个人就已经朝着前门的方向飞掠而去。

    “竟然如此…”

    沈从卿最为冷静,但也根本没有想到林意会在此时突然冲入王府,他脑海之中念头电闪,心脏跳动剧烈,但思绪却反而更加清晰。

    “太子,你随我走!”

    他上前一步,直接握住太子右手手腕,略微用力,让太子随着自己往花园后方而走,与此同时,他对着任轻狂等人厉喝,“现在就看诸君能否拖延他数息的时间!”

    “放火发令!”

    也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在对着那几名供奉厉喝之后,他又是一声尖啸。

    此时此境,萧统是脑海一片空白,他之前喊打喊杀,但林意真正冲来,他却是连丝毫反抗的念头都没有,此时被沈从卿牵扯,他只是下意识的跟着沈从卿往花园后方跑。

    只听到耳边传来沈从卿冷静至极的声音,“太子殿下,尽量不要回头看,也不要动用真元。”

    “我怎么办?”

    南広王萧谨喻处境尴尬至极,若论修为,他不在任轻狂之下,但他以他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和任轻狂等人一样,冲上去和林意搏命。

    而他此时觉得,若是和太子、沈从卿走在一起,听沈从卿之前的安排,他这样的修为,似乎也完全不可能躲得过林意的感知,和太子就是绑在一块儿死了。

    但若是他单独逃遁,这集市里面众目睽睽….外面那几万人,可是经常在集市之中见他,又没有沈从卿的安排,他如何能够逃脱。

    这逃也不是,留也不是。

    “杀!”

    徐墨渊是钟山书院的修行者,他只修到承天境高阶,根本未到神念境,但是此时他将生死抛之度外,只想着能够拦住林意一瞬,他体内真元放肆狂涌,却是也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霸烈气息在他身周的天地间翻滚出来。

    他身影在朝着前方狂掠,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紧盯着那条从王府大门方向如同蛮兽一般突入进来的身影,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他身前狂风涌去,无数道剑气就像是秋雨之中摇摆的落叶影迹,紊乱无章而杀意浓烈的朝着林意和萧珏席卷而去。

    “钟山风雨剑?”

    看着前方席卷过来的剑气,林意眉梢微挑,“我在建康城落魄时,齐云学院的一名教习对我有所照拂,正是钟山学院的修行者,看在往日他的这份情谊,钟山书院的修行者,我饶你不死!”

    他此时主动突进,霸气无双,正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方式,也就在说话之前,他将萧珏往前抛出,就像是要将萧珏用来挡剑一般,骇得萧珏尖叫,但他的身影却是在刹那间一步就超过了萧珏,反而在萧珏的身前,一拳朝着前方的风雨轰出。

    无数碎裂声在他的拳头前方响起。

    他一拳就轰碎了风雨。

    “乱臣….”

    徐墨渊双目圆睁,眼角几乎睁裂,他感到身前无法抗衡的巨力涌来,原本想要叫骂乱臣贼子,谁要你饶命,但他才刚刚出口两字,林意的一拳就已经到了他的身上。

    咚!

    如敲战鼓。

    林意的一拳直接轰在他的气海,将他打得倒飞出去。

    虽然林意说到做到,饶他不死,但这一拳也直接轰破了徐墨渊的气海,直接将他轰得昏死过去。

    唰!

    一道飞剑无比阴险的从道畔的泥土里飞起,骤然加速,直切林意的脚底。

    林意的动作无比的流畅,带着一种令人恐惧的气势,他看都没看这道飞剑,一脚踏下,直接将这道飞剑踩落尘埃,与此同时,他借着这一脚蹬踏,再次抓住萧珏凌空掠起。

    他迎面的一名青衫供奉体内的本命元气才刚刚迸发,甚至连本命法器都还没有显现出来,林意的身影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这名青衫供奉骇然之间,双臂下意识的阻挡在自己身前,但林意已经凌空一脚踏下,他的双臂咔嚓作响,臂骨粉碎,整个人往后倒下,轰然砸地。

    一蓬烟尘之中,任轻狂的身影出现,他的双手扬起,一道如飞燕般的黑光和一道蛇形的金光同时朝着林意面前打来。

    林意左手凌空点去,两道剑元精准无误的截住这两道光华,轰然撞击声刚刚响起,任轻狂的身体往后微挫,林意却已经到了他身前。

    林意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他的左手成刀,直接切向任轻狂的脖颈,与此同时,任轻狂的眼中也闪现无比决烈的神色,他根本不想躲避林意的这一击,他体内数条经络之中已经酝酿许久的真元,尽数在此时喷薄而出。

    一道黑影从林意身后的影子里射出,狠狠冲入林意的后背。

    喀嚓!

    林意的左手切在他脖颈之上,就像是切断了一截干柴般发出清脆的声音,根本毫无阻碍,任轻狂的头颅朝着一侧倾倒,瞬间死去,然而与此同时,他体内气海之中的真元,却是顺着空气之中的某种特殊连接,如决堤之水般涌入林意的那道黑影,同时狠狠冲入林意的体内。

    这是他拼死发出的最狠厉的一击。

    一名神念境修行者最凶狠的反扑。

    然而就像是一个池塘的水流汇入江河,林意的体内气血瞬间荡起无数的涟漪,这却也只让林意的呼吸一滞,脑海之中只觉得嗡的一声响。

    在下一刹那,冲入他体内的真元散开,便瞬间被他体内的气血消融。

    “看清楚了,哪个是太子。”

    林意顺手轻拍了拍萧珏的肩膀,同时说道。

    “儿子,我的亲儿子,你终于带着林大将军杀进来了,老父之前也是被人挟持,身不由己。”也就在此时,前方花园之中突然响起萧谨喻的声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