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八章 反其道

第九百三十八章 反其道

    “这的确是死中求活的方法,只是也有些冒险。”

    任轻狂看着沈从卿,沉重道:“你此计虽好,但我只怕林意太过机敏,到时候看到女眷一冲出去,他瞬间醒悟过来,让人将所有女眷全部围住,到时就更是如同网中之鱼。”

    任轻狂此时是太子身边唯一的一名神念境供奉,而且在此之前,他也是比那宋供奉的地位略高,此时在他看来,不管太子愿不愿意,只要有逃脱的机会,他就要为太子拿主意。

    “您说的有道理,所以在来前,我也已经有所准备。我已将城中救熄会的水龙车都调集了过来,到时候太子和女眷一起逃出去,若是林意反应不过来,那也就罢了,若是反应得过来,水龙车就会全部一齐喷水,到时我也已经安排许多军士直接只身穿贴身衣物,乘着水龙车的水乱喷时,便大量冲进人群。林意虽然凶狠决断,但总不至于对衣不蔽体,手无寸铁的军士大开杀戒。到时太子只要随即应变,也将身上女装扯脱,到时候混在这更多的军士之中,乘着水龙车水流还在乱洒时,足可以逃脱。”沈从卿神色不惊的说道。

    听到他这些话语,数名供奉和南広王萧谨喻都是呼吸一顿,心跳加速,直觉得此计可行,尤其是南広王萧谨喻,此时他都恨不得自己也马上身穿女眷衣衫,混在女眷之中。

    “这…又要穿女眷衣衫,到时若有变,还需脱去衣衫,近乎裸奔?”太子萧统眉头大皱,轻声出声,但此时他显然只是有些顾虑,已经并不一口拒绝。

    “太子放心,此种状况近乎绝境,若是太子能够逃脱,今后史书之中大书特书,都只会浓墨重彩的说太子能够灵机应变,才智过人,这些细枝末节,反而会被当成智谋的体现,被人传颂,绝对不会被当成笑谈。”

    沈从卿抬起头来,直到此时才正视了一眼太子萧统,然后又恭谨的补了一句,“成王败寇,只要我们南朝有千秋万代,这些史官难道不会好好记载圣上和您的功绩吗?”

    太子萧统微微一怔,他顿时明白了沈从卿的意思。

    只要这天下还在他父皇和他的手中,又岂会容那些史官写上不好的东西?

    除非便是这王朝很快亡了,又换了新朝,新朝的史官才会添油加醋的写前朝的不好。

    所以关键还在于,他自己不能落在林意的手里。

    想到此点,他的心情顿时畅快起来,脸上如乌云初开,看着沈从卿更是觉得可亲,他和颜悦色的说道:“沈军师之前在镇戊军真是屈才,若是能够逃过此劫,我必定将你带在身边,好生用着。”

    “多谢太子殿下!”沈从卿认真行了一礼,只是脸色依旧平静,没有什么变化。

    看到沈从卿如此,别说是太子,就连太子身边这几名供奉都觉得之前真是没有注意到镇戊军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名人才。

    只是他们都并未想到,这沈从卿其实根本不在意太子许诺的这功名利禄,他这人生的目标和意义已经不在于此,所以此时才古井无波。

    …….

    “你上这台来。”

    集市高台之上,林意对着萧珏招了招手,说道。

    萧珏此时对林意言听计从,想都没想就飞速蹬上高台,在林意身侧站定。

    如此居高临下,他倒是莫名有些骄傲起来。

    “你往你家中看去,能看出些什么?”

    林意朝着王府之中点了点,说道。

    此时林意这所在的高台之上已经用了许多军械投来的东西垫高,虽然看不清王府的全貌,但是已经可以看到其中很多处地方,甚至其中许多人所在何处。

    “这?”

    萧珏一眼扫去,有些不解,此时他对林意也没有之前那般恐惧,便忍不住轻声问道:“林大将军您想要做什么?”

    “行军打仗,其实最忌惮的便是被人诱导。就像两军交战,一支军队不断落败,一触即溃,另外一支军队自然麻痹大意,觉得那支军队毫无战力,甚至毫无斗志,但若是突然之间那支大军一改平日风范,骤然反扑,麻痹大意的一方便很容易大败。”林意微讽道:“我之前一直守株待兔,他们或许便觉得我只有可能是守株待兔。”

    萧珏呆了呆,旋即醒悟,但更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林大将军,我明白了,太子和我父亲他们,此时想着的必定是怎么逃脱出去,他们以为你就只会在这外面堵住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你会进去王府。”

    “不错。”

    林意淡淡的说道:“此时外面镇戊军如兀突狼奔,连番异动,就是想将水搅浑,冲进去那么多年轻人,便是想让太子混在其中逃脱出来,但他们此时想着的,却恐怕是我只会在这里盯着他们,却没有想到,此时是我想收网之时。”

    萧珏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别说是王府之中那些人,哪怕他是一直就在林意身边,只觉得林意做出这么多事情,就是想王府中人出来一个抓一个,他也根本没有想到,林意会想要在此时突然突入王府。

    “林大将军,你是想要我帮你认出哪个是太子?”

    他也不笨,猜出了林意此时所想。

    林意伸手点了点王府之中,道:“你家中的布置,你比我清楚,你现在明白我想的是什么,也应该看得出,你父亲和太子差不多在哪里了?”

    萧珏这才明白林意一开始问自己的问题,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朝着王府之中看时,他便轻易的看出了名堂,道:“花园周围人最多,而且之前突入王府的那些人,有不少也被引去了花园,所以我父亲和太子,应该就在花园之中。”

    林意微微一笑,转头看他,道:“所以我带着你突入王府,可保你无恙,你只需帮我指认太子,你敢是不敢?”

    “敢是敢…只是…”萧珏微微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不知林大将军您抓住太子和我父亲,是一定要他们死,还是可以卖活人?”

    “你是想为他们求情?”林意看了他一眼,道:“我也并非一定要他们死,卖活人也无不可,但他们若是一心寻死,我也不会留手。”

    萧珏知道林意不是不敢杀,他只是生怕林意杀心太重,根本连留手的念头都没有,此时听到林意的话语,他心中顿时大定,道:“那我随林大将军进去抓人。”

    他此时对林意的脾气也已经有所了解,他知道尽快结束这件事情反而对太子和自己父亲的活命比较有用,若是外面的军士因此死得更多,内里的人又做出多杀伤百姓的事情,恐怕林意的怒火炽烈,他们活命的机会就更少了。

    “走!”

    林意早已经看清了王府花园位置,对于他而言,越是这种对方即将发动的时机,便是对方最为措手不及之时,他没有任何的停留,伸手往萧珏的背上一抓,便已经将萧珏提了起来,轰的一声闷响,高台的顶端略微塌陷,他和萧珏便已经朝着王府之中电射而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