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女眷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女眷

    萧衍原本就是夺位登基,前朝末代皇帝昏庸,不得人心,萧衍登基之后,手握兵权,原本也没有什么人觉得他这天子之位不正,但到了南朝和北魏战事一起,百姓的日子过得又骤然困苦,许多年轻劳力受召从军,再加上林意之前哭天书那一闹,现在谁都会忍不住往萧衍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真命天子这方面想。

    萧珏身为太子,也是最重视这所谓的“天命”。

    他也是修行者,此时雨点一落,他也顿时震惊,反应过来是朝天宫那风调雨顺真人竟然也叛了,归了林意所用,如此一来,他心中便已经觉得地方镇戊军下了一步昏招。

    修行者当然明白这雨是强大的修行者的秘术造成,但这些民众却如何懂得。

    他们只知道外面的军队不管他们的死活就放肆纵火,但林意林大将军办事,火头还未起,天空就直接降下雨来,这简直是老天都在帮助林意,都在印证林意的哭天书有理。

    最关键是,绝大多数民众都没有读过多少书,都没有什么见识,压根还不往这所谓的天命方面响,但萧珏这倒好,偏偏就一阵狂吼滥叫,而且全都是往这方面叫。

    现在哪怕萧珏掏出心窝子给萧统看,说自己完全没有影射萧衍皇位不正,萧统都不会相信。

    因为萧珏可是常年随着他在建康和吴中一带读书,身为皇室,这种道理萧珏会不懂?

    现在萧珏其实还想他能够活命,但在萧统的心中,萧珏是一定要杀,而且真的是要千刀万剐。

    “挤什么挤啊!雨都落了,又烧不到这里。”

    “你们一阵乱挤什么,这后面是墙,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死了命的往那靠。”

    “你们要做什么!”

    “这些人不对!”

    雨点越来越大,一时片刻竟不像要消停的样子,突然之间,王府周围的人群之中一阵骚乱,有些人被挤倒,有些人却被抓住胸口,大声质问。

    也就在这些声音刚刚响起的刹那,许多人突然朝着墙面攀爬,有些身手敏捷的,直接便纵跃上墙,朝着内里翻去。

    “这些人进我家做什么?”

    这时候萧珏也是懵懂,“这是非之地,我自己都不愿意,他们扒着墙进去作甚?”

    “原来是打这主意。”

    林意却是瞬间醒悟,他一声冷笑,喝道:“那应该是外面的军士穿了寻常衣衫混进府去,到时候人多冲出来,便觉得我们堵截不住!现在所有人离开王府围墙二十步,有靠近城墙者,就是想要混进王府的镇戊军军士。”

    “好啊,原来是打这主意!”

    “谁敢靠近王府这围墙,打断他的狗腿!”

    “为虎作伥,林大将军足可以轻易杀死你们这些人,现在都已经饶了你们一命,你们居然还不自省,居然还想替里面那个不明事理的混账太子卖命。”

    “揪住他们!”

    听到林意的喝声,围住王府的人群瞬间醒悟,纷纷离开围墙。

    有些攀上墙头来不仅翻进去的军士都被硬生生拖了下来,周围人都是寻着东西将他们的手脚绑住,有些人附近找不到绑缚的绳子,却是直接将自己的裤腰带都扯了下来,来绑这些军士。

    有些军士慌乱之中持着自己气力,想要挣扎扑打,但王府周围这人群几乎是肩挨着肩,根本就没有躲闪腾挪的空间,他们的手脚也根本施展不开,最多挥舞了几下就被周围人一拥而上按住。

    这些偷偷潜进人群的年轻军士也不过千名,现在堵在王府外的民众却恐怕至少有数万不止,这些人简直就和一些老鼠进了猫窝一般,太过势单力薄。

    听着四方围墙边的各种声音,以及王府之中骤然多了的稀稀落落的脚步声,王府花园之中那些青衫供奉面色都是惨淡,他们心中此时都是一个念头,这地方镇戊军的统领吕颂的确是能力不错,而且也的确是尽心尽力,都想出了这样手段,但这次恐怕真是凶多吉少,连这样的火攻,都谁能料到连那朝天宫的风调雨顺真人都归了林意所用。

    林意只是多了风调雨顺真人一个帮手,便可以盯住王府一方的出入,更何况或许朝天宫之中投降的,还不止风调雨顺真人一名神念境修行者。

    萧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腔怒火却是无处宣泄,也就在此时,突然听到王府中人有人呼喝,似乎为人引路,也就是数个呼吸之间,有数十人涌入了王府花园,为首一人看似寻常农户的装束,一条裤子都布满破洞,但这人却是沉稳至极,也不见任何惊慌的感觉,进了王府就对着他遥遥行了一礼,道:“卑职沈从卿,见过太子殿下。”

    “沈军师!”

    萧统还未回话,南広王却是心中一喜,直接叫出了声来。

    萧统和几名供奉这才想起,这人是镇戊军的军师,之前到了镇戊军大营时,也会过面。

    “我等办事不力,让太子殿下受惊,罪该万死,但不幸之中万幸,太子殿下安好。”沈从卿此时已到了太子身前,他心中越是狂热,面上却越是冷静,言语不停,“我原本准备千名和太子殿下年纪相差不多的军士冲进来,到时候乘着火灾混乱,一举冲出去,但这林意手段我料想不到,冲进来的年轻军士只不过百余名。”

    萧统此时在王府之中有种被困孤城的感觉,现在哪怕是这样一名军师率人进来,他都是莫名的感动,当下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你们已经尽力,岂能怪罪于你们。”

    “太子宽厚,我等万死不辞。”沈从卿没有抬头,他只是继续缓缓前行,同时道:“只要太子不气馁,还有脱困的可能。只是想先问一下王爷,王爷你府邸之中,有多少女眷?”

    “女眷?”南広王一愣,“沈军师你问这做什么?”

    沈从卿平日里在南広王面前自然不敢造次,但此时却是直接道:“王爷你先答我。”

    南広王微微一愣,想了想,道:“此时府中,算上那些小丫头和老嬷嬷,应该有五十几人。”

    “这数量倒也不少。”

    沈从卿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他此时已经距离萧统不足十步,他目光幽冷的看着萧统,道:“我想委屈太子穿上女眷服饰,乔装打扮一番,到时候其余人分散冲出,吸引林意等人的注意,太子随一些女眷奔跑出去,我沿途已经有所安排。”

    “我穿上女眷的衣衫,这成何体统。”萧统面色微变,顿时摇头。

    “史书之中,那些有大作为的明君,往往便有这种落难时,知耻而后勇。太子您今后是一代明君,哪怕有此次屈辱,哪怕被记录在史书之中,后世也不会觉得你不成体统。”

    即便是太子,此时在沈从卿之中也是一颗冰冷的棋子,所以他今日的思绪分外的清晰冷静,直指人心,他对着太子说完了这几句,又看向太子身后的几名供奉,道:“越是厉害的修行者陪伴在太子殿下左右,太子殿下的行迹就越是容易被林意察觉,你们到时候分散护送一名像太子殿下的年轻人逃走,便能吸引林意的注意力。按我计划,等到合适时机,我会在这王府之中纵火,到时候令一些女眷分批衣衫不整的冲出去。外面那些乱民对男子不会客气,但一些女眷衣衫不整的冲出去,他们势必不能太过为难,只要逃入外面的街巷,以太子的才能,加上我跟随身边安排,便一定能逃出生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