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六章 命数

第九百三十六章 命数

    “点火!”

    听着王府外响起的无数叫嚷声,沈从卿眼中燃着幽幽的火焰,发出了一声军令。

    他此时的脑海就像是一台极为精密的军械,严丝合缝的飞速运转,点火的军令才刚刚下达,他已然对着身侧的吕颂道:“将军,接下来我想要调拨一千腿脚轻快的年轻军士,换上寻常衣装。”

    “一千腿脚轻快的年轻军士,换上寻常衣装?”吕颂此时完全跟不上沈从卿的思绪,他忍不住问道,“做什么?”

    “现在王府之中人太少,哪怕足够混乱,以林意的修为,只要盯着最为年轻的王府中人捕杀,恐怕太子插翅难逃。但若是王府之中骤然多了千人,太子也换装了寻常衣衫,混在无数年轻人之中逃出来,这逃脱的几率便大增。”沈从卿看着他说道。

    吕颂精神陡然一震,之前不管如何布置,他都心中悲观,只觉得这是尽人事,听天命,太子应该是走不了的,但沈从卿此计一出,他却是从黑暗之中骤然看到一条光明大道,“军师你的意思是,反而先派人冲进去。”

    “按此时情形,林意只是鼓动乱民围困住王府,不令王府内里的人出来,但他并未限制外面的人进去,等会乘着烟雾刚起,略微混乱但不大乱时,我们的人手乘机混到墙边,然后一声令下翻将进去,林意就算手段通天,他怎么可能料到此点,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来不及将同时翻墙或者从门口冲入的那些人全部揪出来。”

    沈从卿看着他说道:“到时候我也混入其中,到太子的身边,我在内里调度,将军你只要依计行事,我们里应外合,我能助太子逃出生天。”

    “你也要进去?”吕颂一呆,他倒是根本想不到沈从卿想要长留史册,自然是要近太子身侧,他想到的反而是,若是在外面,则有退路,但只要进入王府,被民众和林意裹挟其中,就是置身于绝地。

    “我怕王府中人不知外面安排,失了分寸,这种安排虽然可行,但只要两方配合稍有差池,便不可能成功。”沈从卿的眼睛微微眯起,他的眼底除了幽光之中,甚至隐隐透出一种狠厉的光芒出来,“将军,成败在此一举,诸多付出,若是妇人之仁,死去的这些将士就是白白冤死,所以您千万不能心软,一定要按计行事!”

    吕颂点了点头,他此时并未应声,但心中却已经觉得,只要救出太子,一切付出都是值得。

    ……

    林意重新走上高台,一些沉重的飞刃直接就被他随手提起,丢在高台之上,此时他这高台反而更高。

    “想要做什么,难道还有什么厉害火器?”

    他和夏巴族联系越是紧密,就越是对火器忌惮,他总是觉得夏巴族的火器只要数量足够多,只要能够大量运用于战场,必定会彻底改变今后战争的格局,他此时感知敏锐,四周深巷之中有火气燃起,他便顿时心头一跳,有些警惕。

    再等了片刻,他感觉到临近自己的街巷之中却并无新的动静,只是有不少烟气却如炊烟般袅袅升起。

    “是想要火攻,乘着浓烟弥漫,便可制造混乱让太子逃脱。”

    他脑海之中念头电闪,顿时也想出了这种可能,只是还未想到沈从卿想要让更多的人混入王府。

    “只可惜这里地势平坦,又非山林,而且天数使然,即便不顾这些民众伤亡,肆意纵火,也是无用。”

    想到火攻,他嘴角却是反而浮现出一丝冷笑。

    他转过头来看还兀自坐在地上抽泣的萧珏,淡淡问道:“外面这些人转眼间应该会用火攻,你觉得他们这乘烟火混乱让王府中人逃脱这招,能成?”

    “什么?”

    萧珏下意识的就又想破口大骂,但此时在他的潜意识里,是要回答林意的问题最为重要。

    他愣了愣,一时想当然的道:“他们这些手段,如何能够和林大将军您相比,更何况您料事如神,既然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手段,他们如何能成?”

    林意听到这样的话语,却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你忘了我们是从哪里赶过来,还有谁跟着来了?”

    “朝天宫….”

    萧珏又是一愣,但此次是彻底的反应了过来,“风调雨顺真人,有风调雨顺真人在此,他们的烟火又有何用!”

    林意微笑不语。

    萧珏自己倒是也气得有些吐血,他当即从地上又蹦了起来,朝着集市外和王府内里转来转去,破口大骂:“你们这次蠢货,白痴,你们还要自误!你们竟然还想要用火攻,你们放火有什么用,父亲、太子,你们是被庸才所误啊,你们怎么还不听我的呢,天意都不站在你们一边啊。”

    “他竟然猜出了我们要用火攻!”

    吕颂听到萧珏这样的大叫,固然是一惊。

    “这萧珏又在狂呼乱叫什么,什么叫做天意也不在我们这边,我父皇是天子,天命所归,天意岂能不在我这边!”太子此时也是彻底气糊涂了,他直觉萧珏更加大逆不道,影射萧衍的皇位都来的不正。

    “林意太过聪慧,又富有战阵经验,竟然被他提前猜到。既然如此,必须马上发动,否则他稍有准备,便是无用!”

    沈从卿听到萧珏的喝声,他脸色一变,却是嗤啦一声裂响,直将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扯成碎片丢在地上,然后飞快换上了寻常农户的衣衫,对着身后一些还在换装的年轻军士厉声喝道:“成败在此一举,只要能够随我救出太子,功绩无量,子孙都受荫蔽!”

    吕颂还没来得及说话,沈从卿就已经再次厉声低喝,“将军,我和太子等人的性命,现在全部交在你手中了,我等马上设法进入王府,从此刻开始,请将军下令全军尽情纵火放烟!”

    吕颂浑身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应声,沈从卿已经快步朝着前方的街巷走去,他身后的那千名已经换了寻常衣装的军士,全部跟在他的身后,分散进入各处街巷。

    沿途只听到低沉的军令呼喝不断,一时间无数明火升腾,浓烟燃起,不只是街巷之中,就连许多民宅也被用火点燃。

    除此之外,吕颂听到无数脚步声响起,那些原本在当地待命的军士,此时全部就像是被火惊了的野猪群一般,在四周的街巷之中乱突。

    “怎会如此?”

    吕颂知道这些军士不会就因为火起而受惊,即便受惊也不会如此在周围街巷之中乱突,也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反应过来,这也是沈从卿的安排。

    “来了!”

    萧珏还在气愤难平,突然听到周遭天空之中的破空声,抬头看时,有一道道明亮的火焰已经从天空坠落了下来。

    南朝和北魏并不擅长火器,对于南朝和北魏的军队而言,磷火箭或是一些普通缠了油布的火箭虽然必须,但配备不多,此时这支镇戊军能够射出的火箭也最多数百支,天空之中显得稀稀拉拉。

    但与此同时,四周的街巷之中,那些军士还在不断抛出点燃的火把和油布,尤其数个角落,有大量的浓烟弥漫出来。

    看这架势,王府周围的街巷之中的远落,恐怕全部都要火起。

    “竟然放火烧屋!”

    “这群天杀的!”

    王府周围的无数民众看到这样的态势,顿时叫骂慌乱起来,若不是之前林意说了会按价赔偿,此时说不定很多人都也要哀嚎起来。

    “不用慌张。”

    此时反倒是萧珏大叫出声,稳定人心。

    他知道风调雨顺真人也就在附近,朝天宫这两代宗主之所以都有风调雨顺真人的称号,便是因为所修功法都和调集水气有关,南広郡一带并不缺水,就连寻常人家院落里面都挖有池塘,蓄养鲤鱼。更是有许多明渠,这明渠之中也都是活水,城中许多住户甚至洗漱都直接对着这明渠解决。

    风调雨顺真人在朝天宫时并没有消耗太多真元,所以萧珏心知肚明,风调雨顺真人要激发水汽下一场雨恐怕根本不难。

    “不要乱跑,这附近自有真人能够布雨!”

    “你们若是乱跑,恐怕惊慌之下,互相踩踏,会有死伤。”

    “有林大将军安排,他既然早已料到,定保你们无恙!”

    他连连大喊,在他的大喊之下,倒是真将有些慌乱的人群安定下来。

    “此子断然不是亲生!必定是野种!”南広王萧谨喻寒声厉喝。

    这次他在太子萧统喊出诛九族之前,便已经直接喝出这样一句。

    “此人真的是天生反骨!”

    那几名青衫供奉此时也心态失衡了,面色都是铁青,“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浓烟被人力或是工坊之中的风机鼓动,顷刻间大量涌来,吞没了集市周遭,这浓烟刺鼻,许多人难以呼吸,咳嗽起来,双目也是刺痛,流泪不止,根本看不清周围事物。

    但也就在此时,一股股清泉般的水气,却是突然在半空之中涌起,这城中明渠之中的水流声突然哗然悦耳,流速似乎比平时快了许多。

    也就是十数个呼吸之间,天空之中有水汽凝结,接着竟是绵绵细雨不断洒落。

    此时许多房屋之中刚刚火起,被这绵绵的雨珠一洒,火头瞬间被按下,唯有青烟袅袅。

    “你们看!”

    “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

    “我说了这是天数,天命都在林大将军这一边,火攻根本无用,火攻就会下雨,根本不用慌乱!”

    “太子,父亲,你们还不醒悟吗!”

    萧珏伸出双手,接着天空落下的雨滴,看着被浇灭的火焰,他只知道自己所料果然正确,带着说不出的骄傲和自满,连声大呼。

    “野种!”萧谨喻嘴角溢血!

    “真是气煞我也!”萧统直锤自己胸口,眼睛都有些翻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