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四章 驱狼

第九百三十四章 驱狼

    若并非太子陷落在南広王府之中,并非是要营救太子,此时吕颂恐怕难以听从沈从卿的建议,只是“太子”两字如山压在他的心头,让有些六神无主的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怎么还不死心?”

    当听到集市之外数角发出的巨大响动时,一心想要劝降王府中太子和自己父亲的萧珏真的是两抹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了下来。

    “你们真的是死钻牛角尖,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这还要打,怎么这么蠢啊。”

    他现在是真的悲伤和无奈,哭泣出声时,也是脱口而出,完全没有考虑词语用度。

    “说我死钻牛角尖!说我蠢?”

    南広王府花园之中,太子萧统的火气才刚刚被按下,顿时又是火冒三丈,“大逆不道,该诛九族!”

    南広王萧谨喻幽幽的说道:“这人定不是我骨血。”

    萧统咬牙点头,“必定非王爷所出!”

    几名青衣供奉觉得好笑,却又根本笑不出来。

    此时林意也已经看清了这地方镇戊军的水准,他心中隐约可以肯定,这些地方军的悍勇程度完全没有办法和那些久经血腥杀场的边军相比,恐怕是一次正儿八经的正对他的冲锋都没有,只敢是用箭矢和军械对他远攻。

    在如此情形之下,他几乎是稳操胜券,只要不让这镇戊军驱散裹着王府的重重人群,王府之中的这些人,就根本逃不了。

    在赶来的路中,他就已经逼问清楚了萧珏,这南広王府想来也从未想过有被人围堵王府之中的一天,根本没有通往远处的地下密道。

    现在这情形,已经是真正的瓮中捉鳖,他完全不急。

    “放!”

    一声军令声响起。

    “嗤…..”

    无数破空声连在一起,一瞬间,到不令人觉得像刺耳的尖啸,反而就像是有一匹布在被人连续不断的拉扯开。

    这集市的天空之中,骤然多了一片密布的乌云。

    这是步军之中的所有箭军开始了齐射,密密麻麻的箭矢往下坠落,甚至使得整片天空都给人往下倾倒的感觉。

    然而林意面对着这样骇然的箭雨,却是反而摇了摇头。

    前面那些骑军惨烈的死亡已经让紧随其后的这些步军陷入了恐惧之中,此时这些箭军之中明显有很多人都未进入真正的射程,这漫天的箭雨比起之前骑军所射出的箭雨要浓密得多,但恐怕只有少数能够真正的落在他所在的高台上。

    对他真正略有威胁的,是跟着这箭雨一起到来的各种军械激发的弩箭和旋刃。

    乌云之后,天空又明亮起来,然后变得一片赤红。

    数道赤红的火焰,如同真正的陨石一般呼啸着出现在天空,带着浓烈的长长焰尾,朝着他所在的区域坠落。

    这几道火焰的周围,几乎同时显现出来许多森冷而巨大的影迹,最多的是婴儿手臂般粗细的巨型弩箭,其次是九尺长度的旋刃,零零散散的,便是一些奇形怪状的抛索,在空中裂成无数金属碎砾的术器。

    天空好像沸腾了起来,有金铁的风暴在咆哮,然而在这样的画面里,所有人感觉到的却反而是林意的平静。

    那种平静之中,甚至给人一种自然觉得的冷讽意味。

    萧珏猜得很正确。

    林意既然说卖的是活人,便自然不想他在这里死去。

    当箭雨坠落时,林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和那些跪在地上的修行者之间。

    数道阴影飞旋着往上飞起,如同伞盖,遮住了他们头顶的天空。

    一块磨盘飞了起来。

    一架牛车飞了起来。

    几块门板飞了起来。

    ……

    “那不是我豆腐铺子的磨盘吗?”豆腐铺子的老板和老板娘认出了自己家的磨盘。

    虽然牵着那架牛车的牛已经被牵走,但是这城中的无数人还是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之前没有想过有人会在王爷府前卖人头,也从来没有想过牛拖着的牛车竟然能够旋转着飞上天空。

    “咄咄咄咄….”

    无数秘密的暴击声在这些旋转着的巨|物上响起,无数碎石和木屑从空中洒落,只是这些巨|物依旧顽强的飞了出去,将落向萧珏等人的箭雨完全挡住。

    数道火柱狠狠坠地,无数赤红色的磷火飞溅开来,火油在地上流淌,朝着萧珏等人流淌过去。

    此时磷火和硫磺的气息十分刺鼻,萧珏根本无法呼吸,他原本应是极为胆怯之人,然而看着身侧不远处林意的身影,他却是反而没有了什么恐惧的念头。

    轰!

    林意身上一股深红色的气焰炸开。

    这股气焰就如同一朵深红色的莲花在他身下绽放,瞬间扩张。

    浓厚的铅汞气味更是令人无法呼吸,然而所有被这些丹汞笼罩的火焰瞬间熄灭。

    林意伸出了手。

    一片旋转的飞刃正在此时落下,落向他的身体。

    这片巨大的飞刃似乎足以将他的身体切开成两片,就连刃口的寒光都流淌着真正的寒意,令人呼吸都不由得停顿,然而林意的手朝着这片巨大的飞刃落去,他就像是从树上摘取了一片树叶般,将这片飞刃抓在了手中。

    嗡!

    从急剧下坠到静止,这片飞刃发出了一声令人胸口发闷的震鸣,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片飞刃已经倒飞了出去。

    林意双手不断朝着空中摘去,所有从天空坠落,有可能落到他和身周这些人所在区域内的重物,全部被他接住,然后再甩飞出去。

    数根巨型弩箭和数片飞刃原本几乎同时坠落,但是在这刹那的时间里,林意却将它们全部接住,全部抛出。

    当!当!当!当!….咚!咚!咚!咚!…..

    这个集市里无数重物撞击声不断响起,就像是开了无数打铁铺子一般,平整的地面不断被弩箭和飞刃钉入、切入,大片大片的拱起,翻开。

    无数的碎石和泥块在地上翻涌,将那些已经钉在地上的羽箭如杂草一般覆盖。

    远处的深巷中也响起了一片重物的坠落声和惨叫声。

    “将军,若是狼群潜伏于荒草之中,无法用箭矢赶出,你觉得该用何法将这狼群驱逐出来?”

    吕颂看着那些足以杀死上千军士的军械却对林意丝毫无用,他的手脚都冰冷了起来,此时,他却听到身旁的沈从卿问了这样一句。

    “什么?”他大脑有些空白,不知道沈从卿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最佳就是火攻。”

    沈从卿眼瞳中幽光闪烁,给人的感觉倒像是狼瞳,“这些民众聚集在王府周遭,无法驱散,他们又为虎作伥,若是任其为乱,必害太子。所以他们对于太子之害,就如荒草之中的狼群,若是这王府外的民居全部失火,烟熏火燎,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丝毫不乱的盘踞在那里。大火一起,到时候我们再制造浓烟,再令军士纷乱突袭,大乱之下,太子就能逃脱。”

    “要火攻和制造混乱,骑军的那些战马倒是可用。”

    吕颂只觉得自己脑门木木的,还未应声,沈从卿却已经说了出去,道:“将那些空着的战马绑了火把火绒,它们受惊,自然乱冲。”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