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大鹏展翅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大鹏展翅

    “投石车?”

    听着天空传来的轰鸣,街巷之中无数人抬头看着那道巨大的黑影,眼神之中都充满了说不出的疑惑。

    南広郡不属于边城,城墙周围虽然也有布置一些如投石车这样的固定大型军械,但每个一两年才有一两次试用,按理而言,那些军械也不可能这么快搬运到这里,而且更令这些人疑惑的是,投石车似乎不可能做到这般精准,抛出的重物似乎也不如天空之中飞来的这道黑影沉重,光是听着那呼啸声,哪怕是寻常人都觉得有很大不同。

    “乾坤球?”

    林意的感知比此时南広郡之中所有人都要强出太多,这那架军械刚刚发动的刹那,他就已经有所感知,此时天空之中的重物像陨石一般朝着他砸落,但在他的感知里,这重物的运行却犹如慢动作。

    “是了,南広郡和平蛮郡很近,平蛮郡李氏工坊在南広郡也有分号。”

    感知着这颗重物的圆度和上面散发的元气波动,他心中一动,便马上反应了过来。

    南朝和北魏的边军之中,都有许多需要修行者配合才能使用的军械,平蛮军的李氏工坊在天监三年就试制出了这种叫做“乾坤球”的大型军械,获得了皇帝的嘉奖,这种大型军械基本原理和投石车类似,也是利用重物瞬间下坠,将另外一端的重丸抛飞出去,最为重要的改进,是李氏工坊在下坠重物上篆刻有特殊符文法阵,这样利用人力和绞索抬升下坠重物时,这整体军械不至于超出极限,但若是逢使用时,就由修行者在重物符文上贯注真元,如此一来,下坠重物下坠带来的力量更足。

    这种构想其实前朝也有,但平蛮郡李氏工坊在天监三年获得嘉奖,是因为在精准度和那根巨型摆臂的强度和长度上面也有了突破性的进步。

    但在天监三年,这种军械试制出来,开始配备给军方时,抛出的重丸是不带符文法阵的,而眼下看来,这李氏工坊这些年也没有闲着,也是在不断改近,此时这种军械砸出的这种重丸上也明显篆刻了独特的符文法阵。

    与此一来,恐怕激发的刹那,是重的一头更重,轻的一头更轻,但抛飞出来之后,这种重丸就恢复了原本的重量,所以此时的这“乾坤球”,抛出的重物应该是比一般的投石车不知道沉重了多少,但眼看抛飞的距离,却似乎更远。

    林意毕竟看

    的书多,而且和边军多有接触,对边军的一些大型军械更是知道得多,他此时猜测得几乎完全正确,此时突然有这样的大型军械出现,便是因为南広郡之中李氏工坊的坤字号工坊就在不远处。

    而且极为凑巧的是,这架军械也是刚刚改进完成,原本正要拆装带到城外却试用,此时几乎就是在工坊之中瞄准了那高台,便直接抛出了这“乾坤球”。

    因为考虑到边军的使用成本,考虑到战时这种砸入敌军的乾坤球几乎不可能顺利回收,所以这种乾坤球其实都是内里是实心,外面用铁水浇裹了一层,然后在铁皮上面用青铜细条镶嵌,敲打之后篆刻出法阵。但在试制时,李氏工坊也会追求威力,制造出一些异种的乾坤球,此时抛飞过来的,便不是寻常的乾坤球。

    此时砸落的这颗乾坤球是铜皮铁心,外面的一层脆铜皮篆刻法阵,内里的铁心之中,却是灌注了大量的毒汞。

    只要落地,哪怕不直接砸死人,这乾坤球崩炸,内里的毒汞溅射出来,沾染到肌肤上,便瞬间渗入。

    银汞加上内里掺加的剧毒,只要渗入血肉,便顿时让人毒发身亡。

    这种乾坤球,这座工坊也不过一共试制了两颗,其中一颗已经直接用普通投石车在郊外试验威力时用掉,而剩余这颗,此时便直接用来对付林意。

    此时林意自然不知这颗乾坤球的玄虚,但这种重球在空中抛飞而下,对于他这种等阶的修行者而言,要避开实在是太过简单,只是他看这乾坤球落点极为精准,若是他只是闪避,自己搭起的这高台恐怕要直接被这乾坤球砸塌。心念电闪之间,他的右手抬起,身体在刹那间连震数震。

    唰!唰!唰!……

    空气之中气劲勃发,顺着他的手指所指,十余道剑元接连不断,首尾相连,几乎在所有人呼吸一顿之间,便狠狠刺击在这颗乾坤球上。

    原本林意想的是极其大胆,他想要的便是震慑人心,他的剑元当然不可能直接将这乾坤球击飞,但他就是想要用剑元的力量消磨这重物下坠之势,然后直接将这颗重丸托住!

    这颗重丸虽然沉重,但以他此时的气力,若是这样的一颗重丸不是从高空坠落,而是直接放在他的面前,他应该轻而易举就抓了起来。

    寻常的铜皮铁皮,也根本经受不住他的剑元刺击,足以刺出五指可以抓的孔道出

    来。

    然而此时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只是第一道剑元击中这重丸的刹那,嗡的一声,却像是击中了一口薄皮钟。

    也就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这颗乾坤球就像是熟透了的瓜果一般直接炸裂开来。

    随着后继的剑元冲入,这颗乾坤球四分五裂,内里却是溅射出无数银色的液滴,极为沉重,但液滴的周围受空气吹拂,却是隐隐散发出一股妖异的桃红色气雾。

    “这是水银重汞,内里还融了剧毒!”

    林意的丹汞剑原本就是用水银重汞为材炼制的丹汞所化,此时对这种看似液滴,但比寻常金属还要沉重的东西并不陌生,几乎一眼他就反应了过来。

    这无数剧毒银汞在半空之中炸开,虽然银汞不比寻常水滴,不会在空中乱飘,但笼罩的范围很广,他此时生怕这些银汞飘洒到后方靠近王府的人群密集处,他几乎是下意识一般,微微躬身,接着朝上方猛烈的跃了起来。

    轰!

    他脚下轰鸣,等他腾空而起时,无数惊呼声响起,所有人这才赫然发现,他手中抓着两面残破的门板。

    这原本是两面厚实的朱漆大门,是从附近的一家大商铺的门上拆卸下来。方才被他堆在乱石乱木之中,已经有些残破,但此时在他手中,却就像是两面巨大的蒲扇。

    林意腾空而起,其势将近时,他双手将这两扇大门用力朝着那些银汞液滴扇出。

    就像是巨鹏陡然振翅,他的身体因为这一扇而整个往后横飞出去,但与此同时,两股肉眼可见的可怕风流也在空中形成,将那些液滴吹得如同离弦之箭,直向集市正门之外的骑军大部和骑军后方的步军落去。

    喀嚓…!

    他手中的这两扇大门也承受不住巨力而折断,与此同时,那些银色的液滴就如同无数银色的飞针洒落。

    “啊!”

    只是一刹那间,无数的惨叫声响起。

    那骑军之后的步军还好,只有数十人沾染到这些银汞,但那些骑坐在高头大马上的骑军,却变成了后方步军的盾牌,至少有半数以上的骑军沾染到这剧毒银汞。

    这些人肌肤上才刚刚出现红色的血泡,整个人就已经支撑不住,从战马上纷纷坠落,在地上抽搐扭动。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