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三十一章 开端

第九百三十一章 开端

    此时天空的箭雨还在不断的坠落,从一开始初见箭雨的震骇之中回过神来的人们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心神,看到更多有关的细节。

    林意静静的站立着,他的身上有一种连这些寻常人都感到非比寻常的森然剑意直刺头顶的天空,似乎要将整个云层都要破开,那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落向他身体的箭矢在接触到这股力量时,不是直接折断,便是纷纷弹开,坠落在他身下四周的高台上,那些木板和乱石的缝隙之中,或是直接钉入其中。

    此时无比引人注目的,是林意的双手。

    许多箭簇吸附在他的双手手腕上,即便林意此时没有任何的动作,许多坠落在他身周的箭簇却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引,不断朝着他的双手手腕落去。

    他的双手手腕上不知已经吸附了多少箭簇,远远看去,他的双手上就像是团着许多黑色的刺猬,只是那些黑色的箭簇上散发着的森冷光芒,却在提醒着所有人,此时他双手上这些箭簇的重量。

    也就在此时,林意却是动了。

    他的双手都动了。

    他的左手从右手的手腕上抓了一把箭簇,与此同时,右手从左手的手腕上抓了一把箭簇,然后在下一刹那,他的双手扬了起来,将这些箭簇朝着集市的左右两侧道上洒了出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

    而且只是从这些骑军的动向,他就已经猜出了这支骑军的真正目的。

    他此时抛洒这些箭簇的动作看似并不用力,甚至显得有些太过于随意,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箭簇在脱离他双手的刹那,就开始了可怖的加速,甚至在空中留下了无数肉眼可见的涡流。

    和这些在空中骤然加速,然后留下涡流消失的箭簇相比,此时从四周射来的箭矢显得骤然缓慢下来。

    集市两侧的屋瓦、墙上,都发出了可怕的爆裂声。

    那些骑军甚至还没有完全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就看到身侧的屋面、墙面炸了开来,一团团烟尘和恐怖的力量朝着他们涌了过去。

    噗噗噗….

    无数团血雾从这支骑军的两侧前沿涌了出来。

    一名骑军的牙齿在咯咯的作响。

    他原本在驱马朝着前方行去,但就在这一刹那,他发现身周的所有同僚全部从马上翻飞了出去,周围只有破碎的血肉在飞舞,伴随着烟尘如同浪潮一般糊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发丝才刚刚扬起,就被血雾浸润,然后被来自墙体一侧的风流吹得全部偏向另外一边。

    失去了主人的战马还在往前冲去,它们在连奔出五六丈之后,才开始不知所措的在原地打转,一片混乱。

    无数人看着这样的画面,心脏都像是被狠狠的捏了一把一般近乎抽搐起来,尤其这支骑军的士气在一刹那便跌落到了极致,他们此时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他们若是正巧在那两片区域之中,那他们现在也已经死了。

    谁都猜得到林意会反击,但谁也没有想到林意的反击竟然会这副模样。

    他根本就不刻意瞄准,他根本就无视地形的阻碍,他只是尽可能的将手中的箭簇朝着两侧抛洒,尽可能的覆盖这支骑军前端更多人。

    然而所有出现在他箭簇之前的一切凡物,全部化为齑粉,没有人想到,这些箭簇能够穿过一张纸一般,穿过那些墙面,然后穿透这些骑军的血肉之躯。

    他们平时所练的躲闪箭矢和军械的方法,全部无用。

    “军士的骄傲来自于荣耀,他们是将领,我也是将领,我给你们选择的余地,但若是你们甘愿听从他们的命令而选择毫无荣耀,毫无意义可言的死去,那你们也随意。我只能说你们真的愚蠢,或者是没有真正见过残酷的战斗和杀戮。”

    林意并没有马上出手,他缓慢而清晰的说完了这些话,然后双手再抓取了许多箭簇。

    他相信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这些骑军只要下马,只要进入集市或者退往外围,不再朝着王府的方向行进,那就不会变成他的目标,但若是他给了这些人机会,这些人却还是选择和他为敌,那他出手也绝对不会留情。

    “你是南朝人,却杀南朝人!”一名骑军将领看着前方街巷里数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愤怒的叫喊出声。

    “他们因你的军令而死,你来问我?”

    林意看着这名骑军将领冷笑道:“南朝人杀南朝人,难道还杀得少了?”

    “现在对于我而言,只有自己人,和敌人。”

    有人下马。

    对于林意而言,他已经给了这些人足够时间。

    “违抗军令者,死!”

    这名骑军将领大怒,他暴喝了一声,驱马直接跳过一段矮墙,朝着林意冲来。

    这名骑军将领在骑军之中的官阶并不算高,但性情却是暴烈,悍不畏死。

    “那你就去死。”

    林意并没有不忍,他十分清楚,越是这样的将领,便越是铁血无情的执行上峰的命令,若是这名将领接到杀死铁策军军士的命令,也绝对不会留情。

    只有真正杀至天下人胆寒,才不会有许多这样的人敢和他为敌,敢上来送死。

    他手指弹了弹。

    一片箭簇被他手指弹出,嗤的一声,直接落在这人的额头。

    这名骑军将领修为不高,根本反应不过来,头颅直接被洞穿,一团血雾从他的脑海涌出,身体从战马上滚落。

    林意双手挥动,手腕上吸附的箭簇顷刻间全部被他抛洒出去,这些箭簇覆盖了这支骑军两侧前沿,许多战马身上都是血雾涌出,躺倒在地哀鸣不止,堵住了后继骑军的前行道路。

    此时这支骑军很多人背上箭囊之中都至少还有半囊羽箭,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他们手指颤抖,竟是连弓弦都拉不开。

    无数令人心悸的爆裂声再起。

    林意在高台上随意动步,如柴草一般的羽箭纷纷折断,他将高台顶端踩踏得近乎平整。

    当!

    与此同时,远处的街巷之中一声沉闷的金属震响,似乎是有什么巨型金属物体狠狠砸地,几乎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响起一声沉闷的破空声。

    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空中,朝着林意坠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